揭秘中资在美大苦主:联想曾连过五关 TikTok命运又将如何?

揭秘中资在美大苦主:联想曾连过五关 TikTok命运又将如何?
揭秘中资在美大苦主:联想曾连过五关 TikTok命运又将如何?
新浪科技 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没有奇迹,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美国业务已成定局,变数只是谁来接盘以及收购价格。这款短视频应用在全球获得了8亿活跃用户,打破了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的天花板,最终却在白宫封杀下黯然退出美国,甚至还要担心全球业务前景。这实在令人遗憾。
神秘机构CFIUS
字节跳动是怎样在美国政府施压下被迫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的?外界所知道的是,美国白宫本月连续颁布两道行政命令,命令字节跳动在90天内完成出售TikTok美国业务,并在美国政府监督下销毁所有美国用户相关数据。但外界所不知道的是,这场对TikTok的打压开始于去年秋天,直接负责机构就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以下简称:CFIUS),而监督销毁数据的也是CFIUS。
简单复盘一下这场围剿:去年10月,两党国会议员联合呼吁政府调查TikTok可能带来的国家安全风险,主要牵头者是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舒默和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科顿。尽管驴象两党在诸多政策上针锋相对水火不容,但在审查中国企业的问题上却高度一致。过去几年参议院少数派领袖舒默一直主张扩大CFIUS审查权力,严格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因此,指望大选之后政府换届,封杀TikTok一事就能出现转机,基本是不可能的。
紧接着,去年11月CFIUS正式介入对TikTok展开国家安全调查。尽管字节跳动积极配合调查,提供了源代码,创建了透明中心,找来了迪士尼高管负责TikTok(昨天已经离职);美国情报部门也没有找到“中国政府通过TikTok获取美国用户数据”的任何证据,但这一切的努力都没有改变调查结论。或许早在CFIUS开始调查的时候,TikTok美国被勒令出售的命运就已经注定。
在TikTok事件之前,国内读者可能早就听说过这个CFIUS。诸多中资企业都无奈折戟在CFIUS的审查大斧下,被迫退出美国市场或者贱价出售资产。在(表面上)推崇开放竞争的市场经济原则的美国,这个神秘的CFIUS到底是个什么机构,有什么法律依据,是怎么运转的,可以决定一家外资企业在美国市场的命运?
大名鼎鼎的CFIUS是美国联邦政府内部的一个跨部门机构,包括了财政部、国务院、司法部、商务部、国土安全部、国防部等九大内阁部门以及其他七个相关机构。这个委员会就像是一个特别工作组,成员由美国总统提名,美国财政部长担任主席和负责工作。其主要职能是评估审核外资在美国投资和业务是否会对美国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辅佐美国总统作出决定采取行动。

权限不断扩大
CFIUS的创建历史其实还不到半个世纪。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国会先后通过多部法律,扩大对外资在美交易审核的范围,授予美国总统越来越大的行政干预权力,而CFIUS就是辅佐总统做出相关决定的机构。这个机构审核范围和相关法律的不断演变,也见证了国际经济秩序的持续变化和美国政府眼中的外来威胁变化。
CFIUS的前身可以追溯到1950年朝鲜战争时期的《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国会授权杜鲁门总统通过宣布紧急状态来干预企业。在白宫的诸多行政命令的开头,都可以看到援引这一法律。但CFIUS本身是依据1975年福特总统的11858号总统令创建的。七十年代创建CFIUS的时代背景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中东土豪们大举投资美国资产,引发了美国政府对这些投资可能带有政治意图的担忧。
198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综合贸易和竞争法》(又称Exon-Florio修正案),对《国防生产法》进行了大幅修正,授权总统有权以国家安全为由,调查外资在美国的控制交易,在必要时采取相应干预措施。时任里根总统授权CFIUS负责审核外资投资。日本经济在八十年代迅猛崛起,《广场协定》推动日元大幅升值,刺激日本财团在美国不断收购,甚至买下了“纽约象征”洛克菲勒中心,一度引发了美国国内的“日本威胁论”。但好景不长,随着九十年代初日本经济泡沫破灭,日本企业也停止了扩张步伐。
时间继续推进到2006年,美国国会又通过《安全港口法》(SAFE Port Act),直接背景是迪拜环球港务集团(Dubai Ports World)在美国连续收购了六个港口,刺激了美国政府在911事件之后的国家安全紧张神经。2007年美国通过《外国投资和国家安全法》,进一步细化了CFIUS的主体与审核流程,并规定财政部来领导CFIUS,每年向国会提交报告。CFIUS最近一次也是最重要的相关立法则是在201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国防授权法》里面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显著扩大了外国投资的审核范围。而这次让美国政府感到直接威胁的,则变成了全球实力不断提升的中国企业。
此外,1977年美国通过了《国际紧急经济事务权力法》(IEEPA),授权总统宣布紧急状态来监管国际商业,甚至直接封杀外资。这一法案是对1917年的《对敌贸易法》(TWEA)的修正,但主要制裁对象是恐怖主义、计算机黑客、贸易纠纷等严重外部威胁。此次特朗普在8月6日封杀字节跳动和微信的行政命令中都搬出了IEEPA,对互联网公司采取国家紧急状态,也是给足了面子。
联想连过五关
再来谈谈CFIUS的运作和审核。1988年的Exon-Florio修正案将外资限定标准确定为“控制”,而不是“注册地”。换言之,只要CFIUS认定是外国利益(Foreign Interests,包括外国政府、企业、组织)在实施控制,哪怕是在美国注册的企业,一样会被视为外资。此前的三一重工和字节跳动都有注册美国子公司,但这改变不了遭受审查的结果。尽管2018年博通将总部从新加坡搬到了旧金山硅谷,CFIUS一样否决了他们斥资1200亿美元收购高通的交易。
CFIUS审核目标既包括了外资收购和控股美国企业,从FIRRMA开始也包括了外资非控股投资和房地产交易。外资企业的股权结构是CFIUS的主要调查对象,是否存在政府利益更是一大敏感点,这点尤其适用于中国企业和中国基金。相对而言,上市公司在这方面比较透明,非上市公司和基金则更容易受到苛责;如果发现背后存在政府背景,哪怕是地方科技园区基金,在目前的大环境下,也很容易成为CFIUS的怀疑对象。
中国企业和CFIUS打交道最为成功的莫过于联想集团,这与联想早在1994年就在香港上市有着重要关系。2005年联想收购IBM笔记本业务ThinkPad,2014年联想29亿美元收购谷歌旗下手机子公司摩托罗拉移动,2014年联想23亿美元收购IBM的服务器业务,全部通过了CFIUS的审查。2012年联想的另外两起收购交易也通过了CFIUS的审核。但也不能忽视的是,这些交易都是在政治环境严重恶化之前进行的。
CFIUS的审核对象也不只是美国公司,而是以是否存在美国业务为标准。这意味着一家外资企业收购另外一家外资企业,只要后者在美国拥有大量业务,也会成为CFIUS的审查对象,是否满足审查标准由CFIUS决定。字节跳动2017年收购Musical.ly的时候,两家公司都不是美国公司。Musical.ly随后并入TikTok,为TikTok全球成功奠定了基础。这笔收购并没有提交给CFIUS审查,因为CFIUS审查不是反垄断审查,当时并不是强制必须的。
尽管并非强制审查,但CFIUS可以对已经完成的交易进行回溯审查,如果认为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同样可以否决这一交易。此次CFIUS施压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直接理由就是否决字节跳动三年前收购Musical.ly的交易,迫使字节跳动吐出这一业务,即分拆出美国业务。CFIUS去年同样施压昆仑万维出售早在2016年就完成的收购美国同性交友网站Grindr的交易。
据一位近期经历CFIUS审查的中资企业在美国业务负责人介绍,如果CFIUS认为需要对外资在美业务展开国家安全调查,美国财政部会书面通知外资企业,要求提交相关证明材料,这个过程大约是1个月时间。包括初步审查和正式调查,整个过程可能持续3个月时间。如果CFIUS认为没有国家安全威胁,会书面通知企业审查通过。该中资企业收购的美国互联网公司已经顺利运营了数年时间,但收购金额和公司规模都不大,因此接到CFIUS审核通知时颇为惊讶。

直接施压外资
在实际操作中,CFIUS并不需要通过白宫下达命令,直接施压外资企业就可以达到目的。绝大部分遭到CFIUS否决的并购交易,外资都会主动放弃交易。蚂蚁集团收购MoneyGram的交易就是无法获得CFIUS批准而被迫放弃。而真正需要总统行政干预的案件并不多,特朗普是干预数量最多的。如果CFIUS认为某一外资对美国存在无法化解的国家安全威胁(即CFIUS无法迫使外资企业放弃),则会将调查报告提交给白宫,由总统在15天内决定下令否决交易或者剥离美国业务。
CFIUS在对字节跳动进行了半年多时间的调查之后,最终建议白宫对字节跳动实施封杀和逼迫出售。而在白宫正式颁布命令之前,正是CFIUS主席、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在施压字节跳动向美国企业出售股权。此前CFIUS也是建议白宫下达命令否决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而特朗普要求45天封杀微信交易的行政命令并不是通过CFIUS调查的,而是直接通过IEEPA法律宣布封杀。IEEPA是和CFIUS并行的另外一个行政干预外资手段,但IEEPA授予了总统更宽泛的行政执法权力。
2019年5月,CFIUS要求昆仑万维出售2016年收购的美国同性交友网站Grindr,给了大半年的出售时间,最终在今年3月完成出售。今年年初,CFIUS通过白宫下令中长石基完成出售美国酒店信息服务商StayNTouch,给了120天的出售时间。而且如果需要,可以向CFIUS申请延长出售时间,可以再延长90天时间。资产剥离期间,交易双方需要每周向CFIUS汇报进度,交易完成后由CFIUS进行审查。
相比之下,白宫8月6日的第一道封杀令,只给了字节跳动45天时间出售TikTok美国业务,否则就要禁止美国企业和字节跳动的所有交易。这简直是在野蛮逼迫字节跳动贱价出售。即便是第二道行政命令给了90天时间,相对于一个几百亿美元的资产来说,也是在强人所难。这也是迫使字节跳动起诉白宫“不遵循正当法律程序,强行介入商业公司谈判”的主要原因。
法律规定CFIUS需要保密,因此不会对外公示任何审核的材料和依据。实际上,从创建以来,CFIUS的运作都是不透明的,也是不可预测的。CFIUS不会公布审核进展,也不会公布审核依据。在最终采取行动时,总统会在行政命令里面提一句“有可信证据显示”(credible evidence),但并不需要公布判定外资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证据。外资在遭到CFIUS否决时,也只能选择无奈放弃。
三一曾经胜诉
CFIUS怎么判断外资在美业务对美国国家安全存在威胁?并没有对外公布的明确标准,只能由外界推断和揣测。但大体归纳,CFIUS会根据威胁(Threaten)、脆弱性(Vulnerability)和影响(Consequence)三个因素来进行评估。“威胁”即外资是否有能力以及有意图对美国带来威胁,“脆弱性”即外资在美的业务处于怎样的敏感行业,“影响”即外资能给美国安全带来多大的影响。
具体而言,外资的股权结构显然属于“威胁”因素,带有外国政府背景资金则会被认为有可能被外国政府恶意利用。外资在美国投资的行业则属于“脆弱性”,收购电影院或许问题不大,但涉及到敏感行业基本没可能。非法获取美国用户数据资料则是属于“影响”,2019年逼迫昆仑万维出售Grindr的依据就是担心“中国政府获得美国同性恋身份,以此来威胁美国重要人物”。(插句题外话,这也表明美国政府承认美国社会开明程度还不够,大量同性恋依然无法公开出柜。)
再详细一点,CFIUS评判是否威胁国家安全的标准还包括(但不限于):外资投资的美国企业或在美业务是否是政府承包商,是否承接保密项目,是否拥有关键技术或者出口管制产品,是否导致外资控制美国关键基础设施,是否接近美国政府敏感机构、军事基地或是国家实验室。
举两个例子,2018年1月CFIUS否决了中国华芯投资子公司斥资5.8亿美元收购芯片测试企业Xcerra的交易。因为使用Xcerra设备的主要芯片企业也为美国军方供货。2012年在CFIUS建议下,奥巴马政府通过行政命令否决中国三一重工美国关联公司Ralls在俄勒冈州美军基地附近修建风力发电厂。奥巴马命令Ralls在两周内撤走所有风力发电设备,90天内出售项目撤走投资。
那年三一重工收购了俄勒冈州的四个风力发电厂,计划安装自己的风力发电机,以此拓展美国市场。由于遭到CFIUS否决,Ralls在哥伦比亚特区的联邦地区法院起诉CFIUS(随后加入奥巴马政府为被告),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有外国企业挑战CFIUS。诉讼在地区法庭被否决后,Ralls继续上诉到哥伦比亚特区巡回法庭。2014年巡回法庭认定总统行政命令未经适当程序,没有提供可靠真实证据,剥夺了Ralls的财产权。
这是一起里程碑式的诉讼。CFIUS的不透明审查操作首次遭到外资企业挑战,此前没有人试图挑战CFIUS的权力。不过需要强调的是,虽然三一重工赢得了上诉,但这只能让他们以更合理的价格收回投资,并不能改变这个军事基地附近风电场项目取消的结果。而且,这起诉讼无法作为TikTok起诉的先例,因为美国政治环境在过去几年已经发生重大变化,CFIUS的相关立法也在2018年出现重大调整。同样,字节跳动起诉美国政府也改变不了TikTok美国被迫出售的命运。

目标直指中资
2018年颁布的FIRRMA是CFIUS创办半个世纪以来最大的修订。今年1月美国财政部颁布了FIRRMA的最终实施细节,并在2月正式生效。2017年立法制定FIRRMA的原因就是“美国的国家安全状况出现了改变,可能对国家安全带来重大威胁的外商投资也发生了变化”。FIRRMA最大的限制对象就是在美国投资扩张的中国企业,而豁免审查国家则包括了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这几个美国的传统盟友。
CFIUS有权对任何外资在美国并购投资业务进行审查,但大部分行业是自愿申报审查。哪些行业是强制申报审查的?美国政府认定国家安全相关的27个敏感行业,包括计算机存储设备制造、半导体及相关设备制造、半导体机械制造、蓄电池制造等等,涉及到国防、航空、能源、电信、芯片等行业。
此外,FIRRMA还规定关键技术、关键基础设施和关键个人数据(TID)相关领域的投资是强制申报审核范畴。正是CFIUS对TikTok进行国家安全审查的法律依据。在FIRRMA通过之后,中国企业和基金哪怕是投资美国企业获得董事席位或是接触重要产品技术,都属于FIRRMA的管辖交易范畴,都需要进行申报。显然,这道障碍的设置无形促使诸多中国企业知难而退。
需要再次强调的是,FIRRMA是两党一致推动的针对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的法律。民主党国内领袖舒默从2016年就开始公开呼吁奥巴马政府加大对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的审查,以迫使中国对美国企业进一步开放市场。他援引的投资案例则是万达收购美国连锁电影院AMC和电影公司传奇娱乐的两起交易,认为这背后涉及了中国政府的利益。尽管随后上台的特朗普和舒默在诸多问题上针锋相对,但两党依然顺利在2018年通过了《国防授权法》中的FIRRMA。

过去几年CFIUS否决的知名中资收购案包括:2016年奥巴马政府否决Grand Chip(中资企业在德国子公司)收购美国Aixtron GE公司;2017年特朗普政府否决中资背景私募基金Canyon Bridge Capital收购Lattice半导体的交易;2018年特朗普政府否决中国华芯投资子公司斥资5.8亿美元收购芯片测试企业Xcerra;2018年特朗普政府否决蚂蚁集团斥资12亿美元收购MoneyGram的交易(CFIUS迫使蚂蚁集团放弃);2020年特朗普政府否决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交易迫使字节跳动出售TikTok在美国业务。
市场经济
可以看到,CFIUS的审查范围和标准是随着国际经济环境和美国政府政策所不断变化的,政府内阁成员组成的CFIUS也极易受到政府政策的直接影响,成为政治打击的工具。随着中国经济和技术实力的迅猛崛起,中国企业不断扩展美国市场,从而成为了美国政府的高度警惕对象。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后,更是直接收紧了CFIUS的审查标准,扩大了审查范围;更多次下令中资剥离已经在美国收购运营多年的业务资产。
仅仅四年前,2016年中国在美国直接投资总计466亿美元,创下了历史新高。但从2017年就开始急剧下滑,2018年中国在美直接投资已经降到了54亿美元,2019年则为50亿美元,创下了十多年来的新低。而美国对华直接投资则在近年来始终保持稳定,2019年美国在华直接投资小幅增长至140亿美元。
或许市场经济的定义需要重新制定了。

TikTok首次公布用户数据:美国月活用户1亿 全球下载量约20亿

TikTok首次公布用户数据:美国月活用户1亿 全球下载量约20亿

TikTok已对美国政府发起诉讼,挑战后者将于下个月实施的一项禁令。在向法庭提交的文件中,该公司首次披露了其美国和全球月度活跃用户的细节信息。
文件显示,2018年1月约有1100万美国人使用TikTok应用,自那时以来其月度活跃用户(MAU)人数增长了近800%。大约一年后,其月度活跃用户人数翻了一番多,达到约2700万人;到2020年6月,也就是新冠病毒大流行促使当局采取隔离措施的几个月后,TikTok的美国月度活跃用户总数飙升至9100多万人。TikTok曾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目前其美国活跃用户人数超过1亿人。该公司还披露信息称,其美国每日用户人数超过5000万人。此外,TikTok在全球范围内下载数量约为20亿次。
以下是TikTok的美国月度活跃用户人数增长细节:

2018年1月:11,262,970人
2019年2月:26,739,143人
2019年10月:39,897,768人
2020年6月:91,937,040人
2020年8月:基于季度使用量计算,月度活跃用户人数超过1亿人
在全球范围内,TikTok的用户人数也同样激增,截至2018年1月全球用户总数约为5500万人,到2018年12月飙升至2.71亿人以上,到2019年12月进一步飙升至5.07亿人。本月,TikTok的全球下载量超过20亿次,7月全球月度活跃用户人数接近7亿人。
以下是TikTok的全球月度活跃用户人数增长细节:
2018年1月:54,793,729人
2018年12月:271,188,301人
2019年12月:507,552,660人
2020年7月:689,174,209人
尽管如此,TikTok在用户人数方面仍落后于Facebook。根据Facebook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第二季度的监管备案文件,该公司的全球月度活跃用户人数约为27亿人。

美国证交会重奖举报者:最大一笔奖励5000万美元

美国证交会重奖举报者:最大一笔奖励5000万美元

美国证交会从2011年设立“举报者项目”(whistleblower program)以来,迄今已经向举报者发放了5亿美元的奖金,而依据举报者的举报线索追回的资产则超过20亿美元。

6月4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nited State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发布新闻宣布了自从2011年设立举报人者项目以来最大的一笔奖励:向一名举报者发放了5000万美元的奖励,这位举报者向证交会提供了公司不当行为的详细第一手资料,使得证交会成功实施了执法行动,将大量资金返还给了受害的投资人。根据《多德-弗兰克法》(Dodd-Frank Act)的规定,证交会必须保护举报人,不得披露可能泄露举报人身份的信息。

证交会举报者项目办公室主任简·诺伯格(Jane Norberg)表示该奖项标志着举报者项目的几个里程碑:“该奖项是自项目启动以来证交会宣布的最大个人举报人奖励,使授予举报人的奖励总额超过5亿美元;其中仅在本财政年度就超过1亿美元;举报人被证明是执法中打击欺诈和保护投资者的重要工具。”

根据证交会的统计,除了最近这一次总额最多的奖金以外,数额第二大的奖金是在2018年向一位举报者发放了3900万美元;此外2018年还有两位举报者分享了5000万美元的奖金。

证交会自2012年颁发第一项奖金以来,已向83位个人颁发了超过5亿美元的奖金。这些奖金均来自国会设立的投资者保护基金,而基金的资金则来自对违反证券法人员的罚款。举报者项目规定凡举报人自愿向证交会提供原始、及时和可信的信息,从而使证交会成功采取执法行动,则有可能获得奖励。当违法者所交罚金数额超过100万美元时,举报人的奖金可占所收款项的10%至30%。

除了证交会设有举报者项目外,美国的许多联邦机构都有鼓励举报者的规定,比如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国税局、司法部等。

美国商界冰火两重天:科技巨头生意兴隆 传统企业挣扎求生

美国商界冰火两重天:科技巨头生意兴隆 传统企业挣扎求生
美国商界冰火两重天:科技巨头生意兴隆 传统企业挣扎求生

原标题:北美观察丨美国商界冰火两重天:科技巨头生意兴隆,传统企业挣扎求生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当地时间7月30日,美国四大科技公司发布财报。苹果、亚马逊、脸书和谷歌均交出了超预期的季度“成绩单”,引发市场高度关注。分析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之下,更多人选择远程办公并减少外出,令大型科技公司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更受青睐。
彭博社则在同日报道称,美国男装零售商Men’s Wearhouse的母公司最快将于本周末申请破产,即将加入传统企业的“破产大军”。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联邦政府部分援助举措即将到期,申请破产的企业数量还将增加。由此可见,疫情反弹正在加剧美国的企业不平等现象。

商业内幕网站报道称,市值高达5万亿美元的美国四大科技公司——亚马逊、苹果、脸书和谷歌,刚刚发布了超预期的财报。
科技公司逆势大赚
就在它们的首席执行官接受国会议员的“反垄断拷问”一天之后,苹果、亚马逊、脸书和谷歌7月30日发布财报,超预期业绩引发市场追捧,它们的总市值当日盘后已经突破5万亿美元。这些亮眼财报为热情高涨的投资者提供了进一步的证据,即科技公司的自动化和算法优化业务不仅经受住了疫情的考验,还将在未来继续跑赢其他公司。
苹果公司财报显示,第三财季实现营收596.9亿美元,利润增长约12%,至112.5亿美元。该公司在截至6月27日的三个月中,收入超过分析师预期的522.4亿美元,部分得益于对应用程序和居家办公设备的强劲需求。与此同时,苹果公司还成功避免了iPhone业务的下滑。
苹果公司表示,该公司所有产品在5~6月的需求均超预期。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将这归功于新一代iPhone SE的发布、世界各国的经济刺激措施,以及“居家令”的解除。库克表示:“很多事情都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亚马逊公司财报显示,截至6月30日的第二财季收入增长40%,至889亿美元,超过分析师预计的814亿美元,利润则翻了一番,达到创纪录的52亿美元,远超分析师的预期。亚马逊第二财季销售额和利润激增,与大批顾客疫情期间主要依赖网购有关。与此同时,全球远程办公的需求推动该公司云计算部门实现增长。
在7月3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亚马逊首席财务官布莱恩·奥尔萨夫斯基表示,公司利润激增得益于其网站上高利润商品的销售,而且该公司的产品发货量超出预期。值得注意的是,亚马逊电子商务以外的业务部门继续推动利润增长。网络服务部门销售额增长29%,得益于远程办公;包括广告业务在内的业务部门销售额飙升41%,通过在搜索和展示页面以赞助产品形式出售广告空间获利。
社交媒体巨头脸书也成功挺过了疫情冲击,由于用户参与度提高,该公司第二财季收入为187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169亿美元,也高于分析师预期的173.4亿美元。这一业绩再次显示了脸书业务的韧性,尽管该公司近日屡次陷入争议。在其上百万广告客户中,超过1000家企业此前宣布停止投放广告,试图施压脸书对仇恨言论采取行动。
分析认为,脸书财报超过市场预期,显示广告客户愿意扩大广告预算支出,一改年初时对广告支出较为谨慎的态度。与此同时,脸书在疫情期间触及更大市场且使用率提高,都有助其抵御经济衰退。该公司表示,用户增长反映了消费者参与度的提高,这些消费者疫情期间有更多时间待在家中。
谷歌母公司字母表财报显示,第二财季营收同比跌2%至383亿美元,高于预期的374亿美元。因受到包括一些消费品牌在内的广告客户在疫情期间削减支出影响,字母表录得广告收入299亿美元,低于上年同期的325亿美元。但其视频业务YouTube的收入出现小幅增长。不过,分析师已经预计到了该公司广告收入的表现,投资者基本未受该消息影响,字母表股价盘后上涨1%。
谷歌母公司字母表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把广告收入下滑归因于疫情之下的宏观经济环境,并表示看到了潜在的企稳征兆。该公司认为,广告业务状况在整个第二财季稳步改善,但“现在就说走出困境为时尚早”。与此同时,谷歌继续进军云计算等新兴市场,其云计算业务当季录得43%的收入增速。
《纽约时报》称,美国经济创纪录衰退,但科技巨头却能置身事外
传统企业水深火热
美国科技巨头在疫情之下的优异表现,表明在新冠病毒、经济衰退、创纪录失业率面前,科技有着最强的抵抗力。疫情肆虐之下,科技的力量让硅谷的业绩更被看好,资产价格盛宴又令它们的股价屡创新高,已令硅谷完成了新一轮的“造富运动”。但与此同时,传统企业却面临着可怕的破产潮,大批零售商、能源公司和其他企业已经倒闭。
据彭博社7月30日报道,美国知名男装零售商Men’s Wearhouse的母公司Tailored Brands已经表示,因为新冠疫情令美国白领普遍居家工作,导致西装需求疲软,对其销售收入造成持续打击,可能最快将于本周末申请破产,并关闭400到500家门店。
Men’s Wearhouse的遭遇并非个例。疫情暴发以来,全球连锁汽车租赁品牌赫兹、老牌页岩油气企业切萨皮克能源公司、百年服装品牌布克兄弟、零售巨头阿塞纳零售集团等企业纷纷宣告破产,引发连锁反应,不仅动摇其所在的产业链,更对美国经济整体形成冲击。
2020年上半年美国企业破产申请增加26%
根据全球法律服务企业埃贝公司的数据,截至6月30日的今年上半年,已有超过3600家美国企业申请破产保护,比去年同期激增26%。仅在6月份,美国企业破产申请就比上年同期激增了43%。然而,这仅仅是冰山一角,还有大量默默关门的个体户或家庭作坊难以统计,它们是疫情最直接的受害者。这些商户分散在美国各地,它们的倒闭通常不会引起过多关注,但会真真切切地伤害到家庭和个人。
在产业链高度成熟的情况下,一家企业的破产,会产生巨大的连锁反应。以零售业为例,今年3月以来,“居家令”和封锁措施导致许多零售企业破产或在破产边缘徘徊,为其提供门面的房地产公司也就因此陷入困境。
然而,最糟糕的情况可能还没到来。有迹象显示,随着疫情近来大规模反弹,经济复苏陷入停滞可能导致美国企业破产数量继续攀升。埃贝公司的数据显示,今年美国企业破产申请可能同比激增43%。美国破产协会则称,随着联邦政府部分援助举措即将到期,申请破产的企业数量预计还会增加。
作为3月出台的《关怀法案》的一部分,美国国会此前通过的薪资保护计划旨在帮助小企业撑过疫情。该计划至今已向小企业主提供超过5000亿美元的贷款,但申请贷款的截止日期为8月8日,若未能延期,企业此后将无法获得援助。达拉斯律师事务所Ross & Smith PC的破产律师雷切尔·斯迈雷预计,随着联邦薪资保护计划和其他针对中小型企业的援助项目到期,未来几个月的破产申请可能大幅增加。
高盛集团调查显示,目前仅有16%的美国小企业认为,它们在贷款计划结束后还能继续发放员工工资,高达84%的被调查企业明确表示,它们的资金将在8月的第一周耗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大卫·奥托尔等经济学家在7月22日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指出,直接向企业提供贷款有助于缓解疫情期间的就业损失,可能帮助挽救了140万至320万个工作岗位。如今救助计划即将过期,面临资金枯竭的企业可能被迫裁员。
《纽约时报》称,在美国国会对四大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进行“反垄断拷问”的第二天,亚马逊、苹果,谷歌和脸书就报告了超出预期的财务业绩,完全无视了美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它们与普通中小企业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该报援引韦德布什证券公司股票研究董事总经理丹尼尔·艾夫斯的观点称,疫情一方面令许多其他行业的公司倒闭,一方面令科技巨头继续壮大,“强者将会更强”。这样看来,疫情反而加剧了企业界的弱肉强食现象。(央视记者 顾乡 许骁)

美国税务:美国的联邦所得税税率

美国税务:美国的联邦所得税税率

​​联邦个人所得税税表

每年4月15日是联邦法定交税截止日,但今年因为新冠病毒爆发,延期到7月15日。根据最新的税法,联邦个人所得税分为7个税率:最低10%,最高37%;而在纳税人中,收入较少的一半人几乎不需缴纳所得税。

国税局在2019年11月6日公布了2020年税率标准,根据这一标准,个人所得税的7个税率如下:

1,个人收入在9875美元及以下(夫妇收入19750美元及以下)税率10%。

2,个人收入9876 – 40125美元(夫妇收入19751 – 80250美元)税率12%。

3,个人收入40126 – 85525美元(夫妇收入80251 – 171050美元)税率22%。

4,个人收入85526 – 163300美元(夫妇收入171051 – 326600美元)税率24%。

5,个人收入163301 – 207350美元(夫妇收入326601- 414700美元)税率32%。

6,个人收入207351 – 518400美元(夫妇收入414701 – 622050美元)税率35%。

7,个人收入超过518400美元(夫妇收入超过622050美元)税率37%。

加州纳税人在邮局前递交所得税表

根据全美纳税人联盟基金会(National Taxpayers Union Foundation)的统计,2017年共有1.52亿人提交了联邦税表,合计所得11.17万亿美元;其中1.03亿人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意味者在提交税表的1.52亿人中约三分之一的人不必交税。据统计,1.03亿人合计交税1.6万亿美元,与所得11.17万亿相较,平均税率为14.32%。

在对1.03亿纳税者做进一步分析后,全美纳税人联盟基金会发现收入最高的10%纳税人所交的联邦个人所得税占税入总数1.6万亿美元的70%,约11.2万亿美元;而收入最低的50%纳税人所交的占总数的3.11%,约497亿美元,也就是说一半纳税人承担了几乎所有的联邦所得税,而另外一半纳税人基本上不用交联邦所得税。

原文链接:https://share.america.gov/zh-hans/federal-tax-rates-in-the-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