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顿的豪宅价格跌至六年来最低水平

曼哈顿的豪宅价格跌至六年来最低水平。

曼哈顿的豪宅价格在2019年末纷纷跌至六年来的最低水平。
根据房屋挂牌网站StreetEasy的数据,处于豪宅市场金字塔(按价格计算排名前20%)的这些房屋在10月至12月间降到380万美元及以上,较去年同期下降了6.1%。
报告称,纽约新豪华公寓的建设热潮,造就了买方市场。
StreetEasy经济学家南希·吴(Nancy Wu)表示:“大量新建筑的出现使曼哈顿房地产市场趋向饱和,因此,我们必然会看到价格开始以创纪录的速度下跌。” “各大区、各类价格的房屋都出现这个问题,因为潜在买家不介意租房、等待市场进一步下跌。”
与上个季度相比,曼哈顿的豪宅销售库存增加了12%,已有4,354套价格在380万美元以上的房屋滞销。
根据StreetEasy的价格指数(追踪康斗、合作公寓和联排别墅的转售价格变化),曼哈顿总体的房屋价格同比下降3.7%,至110万美元。
房屋在市场上的停留时间为96天,比去年增加了10天。
报告发现,翠贝卡(Tribeca)和苏荷(Soho)仍然位居纽约市最贵的两大社区。据记录,这两个街区的中位售价分别略低于260万美元。MCN整合营销

占地8万㎡的棕榈滩特朗普庄园:白宫是我住过最小的房子

占地8万㎡的棕榈滩特朗普庄园:白宫是我住过最小的房子
徐青勇
​​
前几天,一个疑似间谍的中国女子拿着假邀请函,试图进入特朗普庄园。这则新闻一下子抢占了美国各大主流媒体的头条,引发舆论哗然。

结果经过警方调查,事情的真相让人啼笑皆非。

有骗子打着特朗普聚会的名义邀请无知民众前来赴会,从中谋取钱财。
这个被称作”皇冠上的宝石“的神秘庄园,特朗普在这招待政商名流的次数比在白宫还多,而且,大有来头。

庄园所在的棕榈滩在1878年前,还只是佛罗里达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岛。
直到一艘载满可可豆的货船在附近触礁,人们才发现这个有着得天独厚自然资源的小荒岛。

几十年后,第一批有着独到眼光的商人上岸,在这里寻找新的据点,打造家宅和度假村。

而其中,就有玛乔丽,她是20世纪初美国最富有的女性。
她与丈夫花了数年,终于在棕榈滩的海岸边寻得一块满意的地段,建了一个梦想的居所,取名作“马阿拉歌庄园”。

庄园的每一处,都透露着女主人的品味。
有从意大利热那亚进口的石头,来自古巴的手工制红黏土,还有不得不拉上窗帘、避光保护的16世纪佛兰德斯壁毯。

身为“棕榈滩社交女王”,玛乔丽经常举办宴会,总是拿出最好的红酒和精致的餐食招待名流富商。
就连肯尼迪一家都在这度过好几个圣诞假期,在庄园里流连忘返。

1973年,女主人去世后,房子移交政府,还被列入国家历史遗迹名录。

由于庄园维护费用较高,政府无力支付,最终庄园不得不数易其主。
1982年,当时还不满40岁的特朗普来棕榈滩度假,一眼就看中了这个豪华的庄园。“我立即意识到,它必须属于我”。

一出口就是2800万美元,却被当时的庄园所有者狠狠拒绝。特朗普心生一计,决定拿出自己做房地产商的看家本领。
花200万美元买下庄园旁的沙滩,然后四处放话说要在这里建最丑的建筑。

庄园的主人最终受不了一再下跌的房价。
双方拉锯了3年,特朗普最终用900万美元,买下这个日思夜想的“人间天堂”,实现当时夸下的海口。

整个庄园占地将近8万平方米,房间就有126个,巨型游泳池、水疗中心、剧场、网球场、高尔夫球场等娱乐设施应有尽有。

即使当选为美国总统后,特朗普还是会周末都带着妻小坐私人飞机回来度假,也难怪他曾说”白宫是我住过最小的房子”。

穿过婆娑的棕榈树和绿意葱葱的草坪,砖红房顶,浅粉色外墙的大别墅就是主宅。

从别墅旁高高的塔楼透过落地窗往外看,错落有致的棕榈树,映衬着远处的蓝天碧海白沙滩,就是一幅美丽的热带风情画。

大堂的拱门大气恢弘,意大利的石材上贴的是15世纪的西班牙瓷砖,进入的刹那,就有穿越时空隧道的沧桑感。
管家会赶在特朗普的豪华轿车到达前,让乐队列队,在他下车的那一刻,奏起激昂的音乐,迎接尊贵的主人回家。

客厅和餐厅都是金箔装饰。墙上是仿照佛罗伦萨美第奇宫的壁画,尽显雍容华贵。
天花板上是精美典雅的彩绘,名贵的灯具光彩四溢,走进便能体会到置身天堂的圣境美感。

庄园有专门招待贵客的场所。管家会提前在宴会厅的8.8米的大理石餐桌,摆好名贵的瓷器和水晶餐具,并根据客人的口味跟后厨定制菜单。

图书馆的墙壁是百年前的橡木打造,放满罕见的原版书。
但因为没什么人翻阅,后来直接改造成酒吧,特朗普还把自己身穿白色球服的画像挂在这里,时刻彰显主人的存在感。

女儿伊万卡小时候睡的儿童套房,是以童谣为主题,特朗普经常会跟宾客夸耀,里头瓷砖的设计,是出自年轻的沃尔特迪士尼之手。

空闲时,他会随手挑一辆宾利,开去高尔夫球场挥上两杆。

在那里,他还曾经跟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打过友谊赛。

庄园的隐私性极好,周围戒备森严,就算有好奇宝宝只是想偷偷拍几张照,也会被保安“友善”问话。

特朗普亲口跟媒体说:“我从没想过这是个特别舒适的地方,但住在庄园里的感觉令人难以置信地美妙”
“它不仅是个博物馆,还是个非常舒适的家”。

搬入庄园一段时间后,由于跟前妻离婚付了大笔赡养费的特朗普,不得已把庄园开放给岛上的名流富商,作为旗下面向高端人士的私人俱乐部。

入会者除了要缴纳一年十几万美元的入会费,还需要特朗普本人的入会批准信。现在,这个俱乐部已经荣登棕榈滩俱乐部的榜首。

从玛乔丽到特朗普,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最初作为家宅的马阿拉歌庄园变成了现在人人向往的俱乐部。
棕榈滩也从无人问津的偏僻之地,演变成如今政商名流趋之若鹜的度假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