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口普查局:2019年全美总人口数达3.28亿;自然增长人口首次少于100万

美国人口普查局:2019年全美总人口数达3.28亿;自然增长人口首次少于100万

美国联邦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公布的最新调查显示,全美2019年人口增长率下滑至本世纪最低,造成该现象的原因包括出生率降低、死亡率增加、外国移入人口减少等。

该调查显示2019年全美总人口数达3.28亿,然而从2018年至2019年人口仅增长0.5%,约为1500万人。

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弗瑞(William Frey)说,这是自1917年至1918年美国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最慢的增长率。

美联社称,由于“婴儿潮”一代的人口老龄化,美国人口的自然增长(出生人数减去死亡人数)在数十年来首次少于100万。随着大量的“婴儿潮”口不断老龄化,这种趋势将继续下去。

弗瑞表示,“二战后的婴儿潮世代正迈入70岁,未来该世代逝去的人数会增加;另一方面,比率上来说符合生育年龄的女性,即使其中有些人已经有小孩,人数仍持续下滑。”

2019年,全美有10州的人口数呈现下滑:纽约州减少7.7万人,伊利诺伊州的登记住户减少5.1万人,另外西维吉尼亚、康涅狄格州、密西西比、夏威夷、新泽西、阿拉斯加和佛特蒙州的登记住户也都减少1.2万人到5千人不等。

另一方面,南方人口却比以往增加,2018年至2019年整体成长0.8%,除了死亡人数低于新生人数,移入的人口也呈现成长;北方人口则因为大量人口外移,面临十年来首次人口数下滑,整体减少0.1%。

在移民方面,自2018年至2019年间,外国移入美国的人口降至59万5000人,和2016年移入人口相比减少100万;弗瑞说:“除了特朗普限制移民的政策所造成的观感之外,外国人认为美国经济前景不如十年前金融风暴重创时来的好,因此造成移入的人口减少。”

“移民在人口问题方面属于外部因素,这也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事情”,弗瑞表示,“移民往往更年轻并且有孩子,他们可以使人口结构更年轻化。”

值得一提的是,30日的人口数据也为2020年人口普查预估哪些州可能在明年获得或失去国会席位的信息。该程序会根据人口数据为全美50个州分配435个国会众议院席位。美国人口普查局预计众议院席位将重新洗牌,德克萨斯州和其他六个州将获得席位,而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和其他六个州将失去代表。

几项预测都显示加州仍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州,拥有3950万居民,但比以往会失去一个众院席位。加州的人口增长创下了一个多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去年估计有20万人因国内移民而流失。

纽约州因国内移民而流失了超过18万人,而在2010年流失了两个席位之后,纽约州可能会失去另一个众议院席位。德克萨斯州在2010年增加了四个席位,预计还将增加两个席位,而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和其他州也将随着人口结构向南转移而增加席位。EB5创业投资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调查报告:美国城乡社区面临的问题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调查报告:美国城乡社区面临的问题
美国驻沪总领事馆
​​
社区是美国人最关心的话题之一,面对与自己生活息息相关的环境,美国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社区的呢?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从整体上看,生活在市内、城郊及乡村的民众面临着许多不同的问题,比如毒品对居住在市内社区民众的危害就大大高过居住在城郊的人。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对市区、城郊、乡村居民的问卷调查询问了许多问题,以此区分居住在不同区域民众的看法,从而找出各区域面临的挑战。调查结果如下,百分比表示认同所提问题,百分比越高,说明问题越严重。
1、毒品危害:市区民众50%、城郊民众35%、乡村民众45%。
2、负担得起的房屋数量:市区民众50%、城郊民众35%、乡村民众45%。
3、工作机会:市区民众34%、城郊民众22%、乡村民众45%。
4、道路及桥梁状况:市区民众36%、城郊民众27%、乡村民众32%。
5、贫困:市区民众41%、城郊民众21%、乡村民众32%。
6、公共交通:市区民众19%、城郊民众25%、乡村民众43%。
7、堵车:市区民众36%、城郊民众29%、乡村民众13%。
8、犯罪:市区民众35%、城郊民众16%、乡村民众20%。
9、中小学教育质量:市区民众31%、城郊民众17%、乡村民众20%。
10、医疗:市区民众18%、城郊民众9%、乡村民众23%。

从上述调查结果看:
1、市内社区面临的问题按严重程度排名前五位的依次为房价(52%)、毒品(50%)、贫困(41%)、道路桥梁状况(36%)以及堵车(36%)。而在所有问题中,只有公共交通这一项,市内民众比城郊、乡村面临的挑战小,其它诸如房价、毒品、贫困、道路桥梁状况、堵车、犯罪、中小学教育等,都面临更大挑战。
2、城郊社区面临的问题按严重程度排名前五位的依次为毒品(35%)、房价(34%)、堵车(29%)、道路桥梁状况(27%)以及公共交通(25%)。在所有问题中,只有公共交通及堵车这两项城郊民众面临的挑战比市内或乡村严重,这表明从生活环境看,城郊民众的生活质量最高。
3、乡村社区面临的问题按严重程度排名前五位的依次为毒品(46%)、公共交通(43%)、工作机会(42%)、房价(36%)、贫困及道路桥梁状况并列第五(32%)。在所有问题中,只有堵车这一项乡村民众面临的挑战比市区及城郊民众小。MCN整合营销
从所有社区面临的问题来看,毒品、房价显然是市区、城郊、乡村需要共同面对的严重挑战。​​​​

白宫发布《美国量子网络战略构想》:美国将开辟量子互联网

白宫发布战略构想:美国将开辟量子互联网

美国白宫网站近日发布一份《美国量子网络战略构想》,提出美国将开辟量子互联网,确保量子信息科学(QIS)惠及大众。这份由白宫国家量子协调办公室撰写的文件提到,1969年,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演示了首个计算机网络ARPANET,推动了后来的互联网诞生。“那时候,人们难以想象它会成为世界上推动经济增长和生活质量提高的最强大引擎。”

文件认为,美国联邦政府同样将在推动早期量子信息科学研究、引导国家研发活动时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份充满雄心的战略构想无疑受到了2018年年底出台的《国家量子倡议法案》(NQIA)的推动。此外,它也与近日披露的美国2021年度政府财政预算提案相呼应。特朗普决意大幅削减主要科学机构的研发预算,同时却暗示将更多资金投入到人工智能和量子信息科学。MCN整合营销
两个目标
这份文件将量子互联网描述为一张由量子计算机和其他量子设备组成的庞大网络,它将催化出许多新兴技术,从而加速现有互联网的发展,提高通信安全性,并使计算技术发生剧变。
“通过在量子网络领域的前驱开拓,美国预备革新国家和金融安全、患者隐私、药物发现以及新材料的设计和制造,同时增加我们对宇宙的科学认识。”文件写道。
文件认为,量子信息技术仍处于早期阶段,而其远景取决于开创能够可靠地连接量子设备的基础设施平台的能力,也取决于开发量子信息科学在安全、传感和计算模式等方面的应用的能力。在政府协调下齐头并进,持续发力,量子互联网的基础才能就位。
文件提出了两个具体目标:
一、在未来5年中,美国的公司和实验室将演示量子网络的基础科学和关键技术,包括量子互连、量子中继器、量子存储器、高通量量子信道和洲际天基纠缠分发。同时,将查明这些系统的潜在影响和改善应用,带来商业、科学、卫生和国家安全方面的好处。
二、在未来20年里,量子互联网链路将利用网络化量子设备实现经典技术无法实现的新功能,同时促进对量子纠缠作用的理解。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潘建伟团队已经借助“墨子号”卫星,在2017年打破了世界量子纠缠分发距离的纪录,达到1200千米。随后,该团队又联合奥地利科学家完成首次洲际量子密钥分发。A股吧
若干实用性技术
此外,战略构想也建议开展下列项目,人们越发意识到,它们与实用性量子网络和量子技术息息相关。
开发关键部件的技术和平台,包括经典光源、量子限制探测器、超低损耗互连、空对地连接、经典网络和网络安全协议以及缩放成本;
将量子源和信号从光学和电信波段转移到量子计算机相关波段,包括微波;
产生纠缠和超纠缠态的产生,传输、控制和测量量子态
开发与基于光学或电信波长光子的量子比特兼容的量子存储器和小规模量子计算机;
探索小规模和大规模量子处理器之间长距离纠缠的新算法和应用,包括量子纠错、量子云计算协议和新的量子传感模式;
探索地面和天基纠缠分发的技术。
国家量子倡议
自2018年开始,特朗普政府在量子信息科学方面的动作不断。
2018月6月,白宫国家科技委员会(NSTC)成立量子信息科学子委员会,协调美国联邦政府关于量子信息科学(QIS)的研发活动。
2018年9月,上述委员会在白宫峰会上发布《国家量子信息科学战略概览》,其中提出6点科学建议,包括量子信息科学教育应从小学开始。
同时,美国能源部宣布将成立多个国家级实验室,投入2.18亿美元到85个量子技术研究项目,并在未来五年内,每年为每个实验室拨款2500万美元。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则承诺投入3100万美元资助相关的研究项目。
2018年12月,美国国会高票通过《国家量子倡议法案》(NQIA),其中提出了三大目标:用量子技术开发新一代传感器、制造量子计算机、建立全球量子通信系统。
2019年3月,白宫科技办宣布成立白宫国家量子协调办公室,即此次战略构想的起草者。

通用、福特、菲亚特克莱斯勒被特斯拉抢占风头,美国三大汽车巨头的黄昏时刻

通用、福特、菲亚特克莱斯勒被特斯拉抢占风头,美国三大汽车巨头的黄昏时刻
美国三大汽车巨头的黄昏时刻

在美国,以通用汽车、福特汽车、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为代表的老牌汽车巨头正在被特斯拉抢占风头。
由资本力量推动前行的美国汽车产业,股票市场的行情很能说明问题。截止美东时间2月7日收盘,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的市值为207亿美元,通用汽车为481亿美元,福特汽车为322亿美元,三者合在一起的总市值为1010亿美元。而后起之秀特斯拉的市值为1348亿美元,远超美国三大老牌汽车商的总市值。
特斯拉崛起的对立面,正是美国传统汽车巨头的式微。在以科技和创新为优势的美国社会里,传统汽车制造商的创新力度和对新领域的投入热情,显然很难跟得上只专注于少数领域的科技公司。更难缠的在于,冗余繁杂的大公司病和历史遗留问题正使得这些昔日的强者直挠头。
往后的路还得继续走下去,但怎么走,现如今还没有哪一家能给出一个清晰可见的方案。但是,我们也许可以在这些传统巨头最新公布的财报里找到一些答案。

净利润悉数下跌
在过去的一周,美股市场上的三大王牌汽车商先后公布了上一年的财报。三大财报里的核心数据相比上一年度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这表明了2019年大家的日子都不太好过,但也都在尽力寻找通向未来的钥匙。
先来看通用汽车财报里的核心数据。其2019年全年营收1372亿美元,同比下降6.7%;净利润为67亿美元,同比下降17.4%。在计入罢工造成的36亿美元损失之后,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为84亿美元,同比下降28.8%。此外,汽车业务的自由现金流为7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减少43亿美元。
尤其在2019年第四季度,通用汽车甚至出现了亏损。在该季度,通用汽车收入为30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降近20%,亏损了2.32亿美元,合每股亏损16美分,主要原因是由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牵头组织的的罢工事件大部分发生在2019年第四季度。
对此,通用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表示:“通用汽车正持续推进面向未来的转型,聚焦可持续性,实现长期稳健的业务发展。我们相信电气化与自动化战略不仅能改善环境,也将为股东创造更多价值。”
看起来,电动化和以自动驾驶为核心的自动化是通用汽车在未来重点聚焦的领域。
菲亚特克莱斯勒的2019财报的关键词也与下滑有关。2019,FCA营收同比下降了2%至1190亿美元,净利润下滑19%至30亿美元。经调整后的FCA营业利润下降1%至73亿美元,略低于全年74亿美元的预期;工业自由现金流下降至23亿美元,但超出17亿美元的预期。
FCA在过去一年实现的经营表现全靠北美大区的支撑,其新车销量的半数以上由北美地区贡献。2019年FCA全球新车销量为441.8万辆,单一的北美地区的出货量便高达240.1万辆。但仍然难掩其全年9%的下降态势,以及北美大区23.2%的降幅。这为FCA在今后几年的发展留下了隐患。

不过,就当下看,北美市场仍是FCA最强大的市场,也贡献着最丰厚的利润。2019年全年,FCA北美地区的净收入为800亿美元,与上年持平;税前利润为74亿美元,同比增长7.4%。汽车销量下降的不利因素并未影响利润的增长。对此,FCA表示,这主要归功于良好的车型组合、为正的净销售价格、工业效率、较低的广告成本和有利的汇率影响。
北美之外,FCA在其它重要市场上的表现几近溃败,多数市场的利润为负数。2019年,FCA在欧洲市场的亏损额达660万美元。在亚洲市场,FCA全年亏损3960万美元,销量下滑29%至14.9万辆。其中,主要受中国市场的大幅下滑所致。其与广汽集团的合资企业广汽菲克,2019年的新车销量为7.39万辆,下滑超40%。
福特汽车的财报表现最为惨淡。2019年,福特汽车全年营收1436亿美元,同比下降3.2%;净利润4700万美元,相比2018年的36.8亿美元下降99%;调整后的息税前利润为64亿美元,同比下降9.0%;全年调整后的自由现金流为28亿美元,与去年同期持平。
面对利润暴跌36亿美元的不利境况,福特表示这主要是由于美国销售市场的下滑、SUV获利较低以及一些巨额养老金支出所致。
福特此前曾表示,预计2019年的业绩将比2018年更好。现实的残酷表明,福特汽车肩上的担子仍任重而道远。
福特汽车首席执行官韩铠特在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表示,福特汽车2019年的财务状况不佳,没有达到去年对财务改善的预期,主要原因还是运营执行力不够好。比如,福特探险者Explorer在2019年发售不畅,芝加哥工厂升级期的损失量拖累了2019年盈利。新的探险者Explorer在下线时遇到了许多问题,不得不将其运送到底特律地区的工厂进行维修,从而延迟了交付给客户的时间。
从财报表现来看,美国三大老牌汽车制造商在传统业务上均遭遇了阵痛。表现最为显著的是销售市场的出师不利。
通用汽车上一年度在全球范围内的汽车销量仅为770万辆,下降了近8%;FCA的全球新车销量为441.8万辆,全年下降9%;福特去年在全球销量490万辆,同比下滑7.7%。
面对销售市场的不利表现,美国传统汽车制造商纷纷制定了严格的成本节约计划,比如大规模的裁员行动和关闭工厂的举动。但有一股力量,导致美国传统汽车商们对工人的态度谨小慎微,并要付巨额支出。
UAW站在了美国汽车工业的对立面
“钢铁侠”马斯克指责UAW是“摧毁了曾经辉煌的美国汽车制造业的刽子手”,特斯拉也始终拒绝加入UAW。但美国的传统老牌汽车制造商却深陷UAW的“掣肘”,并且毫无办法,只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与之周旋。
UAW因其为汽车工人带来的高工资和退休金而众所周知,但它对汽车厂商带来的打击也非常巨大。
始于2019年9月下旬的通用汽车的工人大罢工事件让通用汽车大受打击,使通用汽车在美国的工厂瘫痪,并在和解之前削减了墨西哥和加拿大的产量,造成了36亿美元的巨额损失。最终的结果仍以通用汽车的“妥协”告终。据悉,达成新协议之后,通用汽车劳动力成本每年将增加1亿美元。

据“建约车评”报道,通用汽车普通小时工的工资、加班费和利润分成每年约为9万美元,熟练技工的年薪最高可达12.3万美元,其中包括分红和加班费,但不包括福利。如果仅以医疗保险费用这一项福利为例,福特汽车预计2020年的花费将超过10亿美元。
与高工资不相对称的是,通用2018年人均创造的利润仅为4万美元。很显然,美国汽车工人付出与收获的比重严重失衡,是典型的做得少拿得多。但是,在UAW至高的名望下,美国汽车制造商只能自掏腰包填补巨额劳动成本。
通用汽车去年全年在北美的收入为82亿美元,将会有44,000名美国工厂工人获得人均8000美元的利润分享。虽然比2018年的10,750美元有所下降,但通用汽车也必须要拿出总计3.52亿美元的利润分享给工人。
菲亚特克莱斯勒也在上周宣布,根据该公司2019年的财务业绩,由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代表的员工今年将获得7,280美元的利润分成。根据FCA的规定,符合条件的员工将在2020年3月13日获得薪水。据悉,约有44,000名员工有资格领取这笔款项。根据FCA的数据,自2009年以来,美国时薪雇员平均获得了超过36,000美元的利润分成。
福特汽车在去年第四季度亏损17亿美元,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支出了22亿美元的一次性养老金成本。财报中还显示,以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为代表的约55,000名蓝领工人将获得6,600美元的利润分成支票。
可见,于美国汽车工业体系里的工人,不仅享受着高时薪、高福利,还因此会获得可观的年度利润分成。这虽然体现了汽车制造商对工人无微不至的关怀,但也因此要付出并不相匹配的巨额劳动成本,这对于处在转型中的传统汽车厂商来说,相当于是一桩必赔的交易。
如何规划好2020年的前方?
对于2020年的财报预期,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巨头都表达出了乐观态度。但未来的路能否能按照既定的路线前进,没人会知道。就像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蔓延这一突出性的事件,对美国汽车工业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这势必会扰乱车企的既定路线。
2020年,通用汽车预计调整后摊薄后每股收益将达5.75美元至6.25美元区间,2019年的这一数据为4.57美元。通用汽车还预计,汽车业务经营活动的现金流将保持强劲,在130亿美元至145亿美元之间。
菲亚特克莱斯勒预计在2020年保持强劲表现,并确立了明确的财务目标:调整后息税前利润> 70亿欧元(76.4亿美元);调整后摊薄每股收益> 2.8欧元(3美元);工业自由现金流> 20亿欧元(21.8亿美元)。
福特汽车对2020年财报的预期目标是:调整后的自由现金流为24-34亿美元;调整后的息税前利润为56-66亿美元之间;调整后每股收益范围为0.94-1.20美元。经历了2019年的阵痛之年,福特汽车在2020年变得很务实,也是重新接受市场检验的一年。
以新年的规划来看,美国三大老牌汽车制造商还是将希望寄托在了落地的汽车产品上,对“新四化”也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对应的动作正在2020年打出。通用汽车更加聚焦电动化和自动化。菲亚特克莱斯勒则期望在与PSA组成战略联盟后,能得到进一步的协同效应。福特汽车也将进一步夯实其“产品复兴”战略。

比如,福特在2020年将对北美市场总量的75%的产品进行改款或更新为全新产品。2020年的换代和新车共计有7款,包括5款新产品。
福特还重申,2020年继续在中国组建一支拥有充足本地市场经验的新领导团队。福特中国的复兴大业仍在路上。
2019年,美国传统汽车制造商四面楚歌,受到了外部大环境的影响,感受到了转型中的阵痛,也体会到了科技企业给到的压力,更是看清了未来的大方向。
2020年,将是传统汽车巨头在新领域中有所作为的一年。也将是展现传统势力在新时代的命题下重新焕发生命力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