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业:美国中餐厅的危机 不只是疫情

美国中餐厅的危机 不只是疫情
美国中餐厅的危机 不只是疫情

原标题:【特写】美国中餐厅的危机,不只是疫情
自1999年开始营业的尖峰茶餐厅一直是一部分硅谷居民的深夜食堂。它是这里为数不多的、会营业到凌晨3点的地方。四处关门的夜晚,它仍然提供热气腾腾的干炒牛河。
不过,自3月16日加州开始全面严控堂食以来,原本拥有两家分店,经常爆满的尖峰茶餐厅,早在几周前便关闭了一个门店,只留一家坚持着打包与外卖业务。
虽然它从早上11点营业到凌晨2点,但微薄的收入远不不足以支付房租和人工。“我们撑不了太久的。”尖峰老板的女儿Amy Chou对界面新闻说道。
美国餐饮业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COVID-19)而遭受了从未有过的重创。眼下,美国许多州和城市已要求餐馆和酒吧停止堂食,这将影响全美1560万餐饮行业从业人员的生计。
根据美国国家餐厅协会(National Restaurant Association)的数据,行业将承受至少2250亿美元的损失,并被迫在未来三个月内减少5至700万个工作岗位
美国名厨Tom Colicchio说,“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二战’”。
但对美国的中餐厅们来说,情况比单纯的经营损失艰难的多。在美国,COVID-19病毒是在中国武汉爆发的这种意识,深深镌刻在人们脑海。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再三用“中国病毒”来描述COVID-19病毒,不少民众对华人的排外情绪也因此被点燃。
许多美国人早在1月底开始,便减少了去中餐厅用餐。
根据Yelp(类似美国的大众点评)的数据,通常,在农历新年前后,Yelp上搜索中国餐馆的次数会增加,但今年有了明显下降。在2月的前三周中,中餐厅的电话、网站点击、送货订单和评论等互动,在所有类型餐馆中所占的份额,下降了约20%。
但讽刺的是,在美国疫情全面爆发后,随着宣布禁止堂食的州、市越来越多,以及人们逐渐选择待在家里不再外出,中餐外卖的需求暴涨,而不那么适合打包的日本菜、意大利菜、传统美国菜等的需求不断下降

1960年代的移民潮也给美国带来了无数的中餐厅。“这些人来美国不是为了当厨师。他们是移民,烹饪只是他们谋生的方法。”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教授珍妮弗·李(Jennifer Le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
移民者们并不需要具备多么高超的厨艺,就能够满足美国人的味蕾。中餐厅的卖点是便宜与快速,餐厅老板可以根据美国顾客的喜好,推出饺子、干炒牛河和幸运饼干等等,然后把这些东西装到外卖盒子里。
这也导致了美国中餐厅的竞争异常激烈
Amy Chou一家人早期一直在旧金山生活,这座城市是早期华人移民的聚居地。至今,旧金山至少21%的人口都是华人
但尖峰茶餐厅在选址之初便去到了硅谷。那是1999年,Google还远没有成为今天的庞然大物,那里并没有太多居民,甚至称得上荒芜。而尖峰茶餐厅远走的原因很简单,只有在硅谷他们才能承受的起房租、水电、人工,以及避开旧金山已经十分拥挤的中餐厅们。
事实上,中餐厅们一直以来最大的客群仍是当地华人,售卖的菜品、餐厅的模式也大同小异。低廉的价格、相同的客群以及高昂的成本让中餐厅们只能相互躲开。在美国,除唐人街外,一个街区一般只会存在一家中餐厅。
中餐厅的老板们通常都有着一种拼劲。他们实现目标的方式简单直接,那就是比所有人都更努力。
尖峰茶餐厅每天的营业时长高达16个小时,员工们会分两班调换,Amy Chou的父母却会一直守在店里。他们今年已经接近60岁了,除非Amy硬把他们带去旅游,他们从不休息。这样的生活持续了21年。
这样的故事并非孤例。纽约中餐馆Eng’s的老板Tom Sit移民来到美国之后,也一直在厨房工作。如今他将近80岁,仍然每周工作80个小时,没有休息日。在妻子的说服之下,他才开始考虑退休。
而眼下一个的一个事实是,即使没有新冠肺炎的全球爆发,中餐厅在美国已经是一个正在走向衰退的行业。
美国中餐联盟主席黄民曾表示,近年来全美中餐厅数量呈下降趋势,由2015年的5万多家下降到2019年的3.8万家。
据Yelp的数据显示,自2019年的过去5年里,美国前20大城市的中餐馆数量一直在下降即使在华人最多的旧金山,中餐馆的比例已从10%下降到了8.8%。
尖峰茶餐厅。(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这并非美国餐饮行业没落带来的影响。事实上,过去5年内,上述报告显示这20个城市一共涌现了1.5万多家新餐馆,但中餐馆反而减少了1200家。
许多关闭的中餐厅,是因为后继无人
“事实上,我享受朝九晚五的人生。”Amy Chou说道,她并不愿意继承父亲的中餐厅。“我只想拥有一份普通的工作,到我老了的时候我可以瘫在沙发上看电视,而不是每天被电话轰炸,担心着会不会有检查员上门,或者水管爆了,或者要为他人顶班。”
在中餐厅成长的经历,最终把她打磨成一个努力而坚定的人。长大后,Amy Chou去了UCLA就读本科,后来又去了哈佛大学学习教育学。如今,她有了自己的事业,在公共教育领域待了近13年。
这是所有华人移民者后代的写照。某种程度上看,这些年轻一代正在恢复父母们作为移民者丧失的社会地位。他们就读名校,从事相对体面的工作,“他们的目标从来都不是继承父业。这一代华人移民的子女往往从事技术或咨询等行业,而不是在餐厅或美甲沙龙工作。”Jennifer Lee说。
与此同时,年轻人们也不愿意到餐厅打工。事实上,在美国餐厅打工的工资并不低,以旧金山为例,服务员们的每小时工资平均能达到13.48美元,然而即使尖峰给出的工资高于平均,也很难找到愿意应聘的人。
人们来到这里是为了上大学,为了研究,为了工作,他们不想来中餐厅干活,他们要去的是科技公司或者自己创业。”Amy Chou告诉界面新闻。
她的母亲今年58岁,几个月前店里的洗碗工突然生病请假了,但却找不到人愿意替代,于是她只能自己动手,足足在店里洗了8个小时的碗碟。

美国家庭作坊式经营的中餐厅请人难、无人接班、经营弊病等问题,让中餐业消失在美国大大小小的城市中。
如今,Amy Chou的父母仍打算继续将尖峰茶餐厅经营下去。除了还想存点养老金外,他们对这家餐厅的情感已经深入骨髓。这是他们人生的见证。
Amy Chou的父亲为尖峰茶餐厅超长的营业时间感到骄傲。他对初到美国,四处打工时,深夜无法找到食物填饱肚子的经历影响深刻。这也让他在开始经营尖峰茶餐厅的最初,就决定将它做成一个在深夜仍灯火通明的地方,熟客或过路的旅人都能在这里找到一点小小慰藉。EB5创业投资

“大董”烤鸭店华人不买账外族不欣赏 高端中餐在美难行

“大董”烤鸭店华人不买账外族不欣赏 高端中餐在美难行

大董的招牌烤鸭,却被纽约时报食评称之为“干且无味”。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大董”烤鸭店纽约曼哈顿分店在营业两年后宣布永久停业,中餐同行业者表示,在开业前就对其公布的菜谱表示担忧,所谓“一个篮子装不下所有菜”,指出在中国如此成功的餐饮品牌却在美国一线大都市落寞收场,可见中餐在美国的高端化发展路还很长。

前中国驻美大使馆厨师、在华盛顿开办11家中餐厅的湖北名厨张鹏亮对这一中餐品牌的闭门表示遗憾;他表示,对于高端中餐在美国如何生存和发展的问题的确值得所有餐饮从业者深思,大董的起伏也印证了中餐“成也高端,败也高端”的窘境。
试水两年黯然破产 大董烤鸭在纽约踢铁板
“在其纽约曼哈顿门店开张前夕,我就看到了对外公布的菜单,作为在美20年的餐饮人,我确实对他们的菜单一头雾水,但给我再大的胆子,我也不敢预言他们会这么快进入尾声。”张鹏亮说。
置身于行业之中,张鹏亮说,自己近些年对黄焖鸡米饭、黄太吉、眉州东坡等中国成功餐饮品牌纷纷在美国开店的现象很关注;但他说,“大董站在纽约最牛的区域范围内,立足于高端客户,价格向米其林星级看齐”,但目前美国中餐的市场环境,越是顶尖的高端食客对中餐的接受度越低。
烤炉飘香 烤鸭征服全美老饕
他说,同样精致的中餐,与同样水平的法、意、日餐,几乎没有人愿意选择中餐,而这一结果就造成了华人食客认为性价比太低,外族裔则因不懂中餐而宁愿选择熟悉的品牌。
张鹏亮也说,这些中国品牌想从中国引进员工不现实,但依靠当地外籍员工培训上岗,又支撑不起金字招牌,员工的实际工作能力、效率和态度完全与国内的员工不可同日而语。(张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