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富人启动疫情逃生计划 推动新西兰灾备产业

美国富人纷纷启动疫情逃生计划 推动新西兰灾备产业
“我们必须得走了”:美国富人纷纷启动疫情逃生计划

3月初,当冠状病毒感染席卷美国的时候,一位硅谷高管打电话给生存避难所制造商Rising S公司。他想知道如何打开他在新西兰地下11英尺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地堡的秘密大门。
“这位科技公司高管在此之前从来没用过他的地堡,也不知道如何开启”,德州地堡制造商Rising S公司总经理加里·林奇说,”他想查验大门、电力和热水器,以及是否需要额外配置空调和水等”。
这名商人在旧金山湾区经营着一家公司,但却住在纽约。纽约正迅速成为全球冠状病毒的中心。林奇说:“他已经‘逃’去了新西兰,以躲避在纽约发生的一切。”
多年来,新西兰一直是美国富人世界末日生存计划的重要代表,他们担心,比如说,一种致命的细菌可能会让世界陷入瘫痪。新西兰地处地球边缘,距离澳大利亚南部海岸2000多英里,是490万人口的家园,大约是纽约都会区人口的五分之一。这个干净、绿色的岛国以其自然美景、悠闲的政治家和一流的医疗设施而闻名。
最近几周,这个国家因其对流感大流行的反应而受到赞扬。该国提前实施了为期四周的禁闭,如今有越来越多的恢复病例,全国只有12人死于这种疾病。美国的死亡人数为3万9千多人,这意味着美国的人均死亡率要高出大约50倍。
总部位于加州的Vivos公司创始人罗伯特·维奇诺(Robert Vicino)说,该公司已经在克赖斯特彻奇以北的南岛建造了一个可容纳300人的地下掩体。过去一周,他接到了两个潜在客户打来的电话,他们都渴望在岛上再建一些庇护所。他说,在美国,有24个家庭搬进了南达科他州一个能容纳5000人的Vivos庇护所,面积大约有曼哈顿的四分之三。Vivos还在印第安纳州建造了一个可容纳80人的掩体,并在德国开发了一个可容纳1000人的掩体。
Rising S Co.过去几年在新西兰修建了约10座私人掩体。一个150吨重的庇护所的平均成本是300万美元但它很容易就能卖到800万美元的高价,还带有豪华浴室、游戏室、射箭场、健身房、剧院和手术床等附加功能。
在德克萨斯州默奇森的Rising S Co.制造工厂,工人们在一个地下钢掩体的框架上工作。
随着疫情的升级,一些硅谷精英们已经搬到了新西兰。
3月12日,米哈伊-迪努列斯库(Mihai Dinulescu)决定退出自己推出的加密货币初创企业,逃往这个偏远的国家。34岁的迪努列斯库说:“我担心的是新西兰可能会关闭边境。我有一种非常扣人心弦的感觉,我们必须离开。”
迪努列斯库收拾好行李,把家具、电视、绘画和其他东西留给了朋友。他买了最早的机票,12小时后,这位哈佛大学校友和他的妻子就在早上7点出发去赶飞往奥克兰的航班。
在旧金山,“整个国际机场都是空的——除了一架飞往新西兰的航班,”Dinulescu说。
四天后,新西兰对外国游客关闭了边境。
一位美国投资者甚至问,如果他加大对新西兰的投资,是否有资格获得新西兰居留权。目前的旅行限制是对2018年8月通过的另一项命令的补充,该命令禁止外国人购买新西兰房产,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美国人大量购买该国优质房地产的回应。
现在,迪努列斯库和妻子住在怀埃克岛(Waiheke Island)一套两层三间卧室的房子里,可以看到海景,月租2400美元,比他们在旧金山买两居室的价格低了三分之一还。

佩兰莫洛伊(Perrin Molloy)是新西兰当地的一名建筑工人,他从11岁起就一直住在这座岛上,他形容这里是“亿万富翁的游乐场”。莫洛伊经常被叫去岛上的大宅第里做修理工作,那里几乎全年都是空的。他说:“这些房子是为那些需要远离世界其他地方的亿万富翁而设计的。”
莫洛伊说,在怀埃克,建筑商通常不知道他们为之工作的房主的身份,末日相关的装修相当常见。莫洛伊的一位同事帮助在一个私人海湾建造了一座价值1200万美元的房子,在地基计划中有一个“空气隧道”,可以轻易地容纳四个人肩并肩行走。“很明显,这是地下室里的一条逃生通道,”他说。
这种病毒很可能只会推动新西兰和其他国家的备灾产业。值得注意的是,新西兰确实提供了一种投资签证,为期三年,价格约为600万美元。

2020年服装消费者调查:亚马逊在美国服装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

2020年服装消费者调查:亚马逊在美国服装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

2020年服装消费者调查:亚马逊在美国服装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

据Coresight Research于日前发布的服装消费者调查显示,过去12个月中,在亚马逊上购买服装或鞋类的服装买家超过70%。
这一数据较去年增长了10%,较2018年增长了25%。同时,报告显示,买家从亚马逊购买服装的首要原因是该平台的快速免费送货服务。亚马逊的这些收益,使沃尔玛(Walmart)、梅西百货(macy’s)等公司都遭受了损失。

有迹象表明,亚马逊在服装市场的份额正趋于稳定。不过,亚马逊尚未摆脱折扣店的标签。有43%的受访者认为,其预计亚马逊的服装价格将比原价较低。

据悉,尽管耐克(NIKE)停止了在亚马逊网站上直接销售的合作关系,但亚马逊自营品牌则是仅次于耐克的第二受欢迎的服装品牌。在亚马逊一份调查中,购买亚马逊自营品牌服装和鞋类的用户比例从2019年的7%上升到了10.4%。

美国失业救济系统过载 Cobol 程序员帮助维护

美国失业救济系统过载 Cobol 程序员帮助维护

过去三周,美国的新增失业人数超过了 1600 万,相当于美国劳动力的十分之一。失业者涌入各地政府的失业救济系统登记时导致了系统过载。这些失业救济系统是基于 1959 年创造的 Cobol 语言,精通 Cobol 语言的程序员大多年事已高,缺少维护成为一大难题,以至于新泽西州长公开请求 Cobol 志愿者帮助。
新泽西州的情况并非唯一,佛罗里达州的失业救济系统也不堪重负,麻省征召了 500 多名远程工作的新雇员去满足对失业救济系统日益增长的需求。
根据美国政府问责局 2016 年的报告,州政府和多个联邦机构仍然在使用 Cobol。Cobol 系统仍然能处理大量的数据,而替换它的时间和成本比较昂贵。

对于政府的呼吁,Cobol 程序员们积极响应。主要由兼职 Cobol 程序员组成的 Cobol Cowboys 公司成员从 50 人增长到了 350 人,他们的平均年龄 45-60 岁,其中还包括一名 Cobol 语言合作者 Grace Hopper 的同事,年龄已经有 80 多岁了。U.S. Digital Response 志愿者库的人数也超过了 3500 人。EB5创业投资

IBM将提供COBOL 免费培训 以应对COBOL程序员青黄不接

IBM将提供COBOL 免费培训 以应对COBOL程序员青黄不接的危机

作为一款已有 60 多年历史的“古董编程语言”,COBOL 仍在许多关键业务系统上发挥着重要的支撑作用。然而随着编程语言的飞速发展,深谙这门语言的程序员却遭遇了青黄不接的危机。有鉴于此,IBM 决定在下周发布一系列免费的培训课程。同时正在搭建一个论坛网站,以便人们可以在上面互通有无。

早些时候,新泽西、康涅狄格和堪萨斯等州的州长都曾叫苦:“当前的失业补助系统已运行 40 多年,但能够帮助维护和分析的 COBOL 程序员的数量,却已经寥寥无几了”。
尽管 COBOL 的效率和严谨性备受推崇,但新一代程序员基本都是沐浴在 Python 和 C 之类的现代编程语言的阳光下长大的。
从基础库的丰富程度和编程的便捷程度上来说,新生代能够通过简单的几行代码,便可完成此前需要更多工作量才能完成的任务。
遗憾的是,由于基础架构牵一发动全身,迄今为止根本没人有胆去升级改造当前的退休和失业补助系统。
即便从头开始编写新的软件,也要等待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完成,更别提现在缺少国家层级的动员和海量资金补助了。

据悉,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情况下,许多美国人面临着裁员休假导致的失业率激增 —— 从一个月前的 4.4%,蹿升到了破纪录的 13% 。
经济学家预计,在疫病传播得到有效控制之前,峰值失业率或达到 20% 。
此外许多人属于手停口停的无储蓄或低储蓄群体,任何福利的延误发放,都可能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
在糟糕的形势下,美国国会已决定给失业工人提供每周固定 600 美元的失业保险补助,而不是像先前计划的那样,按照比例来调节给付的金额。
最后,IBM 表示将在下月扩展其 COBOL 培训材料,以包含 Coursera 等在线学习平台上的一系列视频。EB5创业投资

新泽西州和佛罗里达州是美国最易受冠状病毒影响的房地产市场

新泽西州和佛罗里达州是美国最易受冠状病毒影响的房地产市场
螺号海外房产 作者: 螺号网
​​
根据 ATTOM Data Solutions 的特别报告显示,美国各地的县级住房市场或多或少受到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影响。报告显示,东北部地区的高危城市最多,集中在新泽西州和佛罗里达州,而西部和中西部地区的风险最小。
报告显示,新泽西州的 21 个城市中,有 14 个城市的住房市场是全国 50 个最容易受到冠状病毒经济影响的城市之一。前 50 名中还包括纽约的 4 个、康涅狄格州的 3 个和佛罗里达州的 10 个,但加州只有 1 个,西海岸其他州没有,西南部只有 1 个。
根据 2019 年第四季度收到取消抵押品赎回权通知的住房单位的百分比、2019 年第四季度低于水的住房(LTV100 或更高)的百分比,以及当地工资中需要支付主要的置业支出的百分比,来判断市场或多或少的风险。排名是根据美国各地 483 个有足够数据分析的城市的这三个类别的综合排名。各城市的排名从低到高依次排列,总的结论是基于这三个排名的组合。
“现在就断定冠状病毒会对全国各地的不同房市产生多大的影响还为时过早。但不同地区、不同县的影响很可能是巨大的,”ATTOM Data Solutions 的首席产品官 Todd Teta 说。”我们所做的是根据几个重要的因素,突出了那些似乎或多或少有风险的地区。从分析来看,东北地区的风险似乎比其他地区更大。随着我们进入春季购房季,未来几个月将揭示出影响的严重程度。”

分析结果:

在纳入报告的 483 个城市中,新泽西州和佛罗里达州在 50 个最脆弱的城市中,有 24 个被列入报告中。新泽西州的 14 个城市包括纽约市郊区的 5 个城市:卑尔根、埃塞克斯、帕萨克、米德尔塞克斯和联盟县。佛罗里达州的 10 个城市集中在该州的北部和中部地区,包括弗拉格勒、莱克、克莱、埃尔南多和奥塞奥拉。
排名前 50 位的纽约城市包括纽约市大都会区的罗克兰、波基普西大都会区的奥兰治、奥尔巴尼大都会区的伦塞拉和波基普西以西的乌尔斯特。
其他进入前 50 名的南部城市分布在特拉华州、马里兰州、北卡罗来纳州、南卡罗来纳州、路易斯安那州和弗吉尼亚州。
在所分析的城市中,只有西部的两个城市和中西部的五个城市(均在伊利诺伊州)名列前 50 名。西部的两个是加利福尼亚州雷丁市统计区的沙斯塔和亚利桑那州位于凤凰城东北部的纳瓦霍。中西部的两个是伊利诺伊州的麦克亨利、伊利诺伊州的凯恩、伊利诺伊州的威尔和伊利诺伊州的莱克,都在芝加哥大都会统计区;而伊利诺伊州的塔兹维尔则在皮奥里亚大都会统计区。
前 50 名中,人口至少 50 万的城市包括新泽西州的卑尔根、卡姆登县、埃塞克斯县、米德尔塞克斯、奥克兰、帕赛克和联合县;伊利诺伊州的莱克、威尔和凯恩;宾夕法尼亚州的特拉华;马里兰州的乔治王子市和佛罗里达州的布罗瓦德。
在列入报告的 483 个最不容易受影响的 50 个城市中,德克萨斯州有 10 个,其次是威斯康星州有 7 个,科罗拉多州有 5 个。德克萨斯州的这 10 个城市包括达拉斯 – 沃斯堡都会区的 3 个城市(达拉斯、科林和塔兰特)和米德兰 – 奥德萨地区的 2 个城市(埃克特和米德兰)。
在这 50 个最低风险城市中,有 18 个城市的人口至少在 50 万以上,其中以德克萨斯州的哈里斯(休斯敦)、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华盛顿州的国王(西雅图)、德克萨斯州的塔兰特(沃斯堡)、圣何塞都市圈的加州圣克拉拉为首。
在最容易受到冠状病毒影响的 50 个城市中,有 36 个城市的房价中位数在 16 万至 30 万美元之间。
房价中位数在 16 万美元以下或 30 万美元以上的城市,在最易受冠状病毒影响的前 50 个城市中占 14 个。那些中位数价格低于 16 万美元的地区是全美当地工薪阶层最能负担得起的地区,而中位数价格超过 30 万美元的地区,有一些房屋的资产负债率最高且止赎率最低。EB5创业投资

瑞幸财务造假事件的启示 – 基于300多家中概股的研究分析

瑞幸财务造假事件的启示 – 基于300多家中概股的研究分析

(本文作者: 罗炜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会计系副教授、副系主任,高层管理教育中心(EMBA & ExEd)执行主任)

我们跟踪分析了1999年~2017年赴美上市的326家中概股企业发现,一些中国企业对“合规”缺乏理解等因素,导致财务造假出现。这是瑞幸事件发生后,最值得我们反思的部分。
4月2日,瑞幸咖啡自爆业绩造假,公司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的总销售额夸大了约22亿元人民币,瑞幸在纳斯达克的股价暴跌了76%。2个多月前,全球知名做空机构浑水曾发文做空瑞幸,当时,瑞幸否认了一切。

中概股诚信危机,瑞幸不是第一家。美国为防止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有4道防火墙,但是仍然无法禁止财务造假的事件发生,无论是中概股还是美国公司,类似的事件时有发生。笔者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卢海教授跟踪分析了1999年~2017年赴美上市的326家中概股企业发现,一些中国企业对“合规”缺乏理解等因素,导致财务造假出现。这是瑞幸事件发生后,最值得我们反思的部分。
四道防火墙
第一道: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
第二道:做空机构、外部投资者
第三道:会计师事务所
第四道:集体诉讼
研究样本:1999~2011年赴美上市的269家中国企业(非国有);以及2013~2017年的57家中国企业。2012及2013年,中国企业赴美上市之路曾因信任危机中断。
研究发现:1999~2011年的在269家企业中,有15家被SEC处罚,占比达6%;遭遇投资者集体诉讼的达到70家,占比26%。2013~2017年间上市的57家企业尚未被SEC处罚,但有19家遭遇集体诉讼,比例为33.33%。这样的比例,跟美国本土公司相比并不低。
做空机构引爆的中概股危机
首先,类似于瑞幸财务造假的出现,不是第一次。中概股公司出现这种财务层面的造假,在早期互联网企业上市的时候就已经有过,比如网易在2006年也被SEC调查处罚过;到2011年、2012年又出现一波所谓的“中概股危机”,很多以反向收购(借壳)方式上市的企业,当时也遭受财务造假的指控。事后的调查发现,这些以反向收购方式上市的企业,出现财务造假问题的可能性比较大。而通过正式的IPO(首次公开发行)程序上市的企业,这个问题会相对少一点,但是也有。比如2012年比较出名的东南融通案,当时引起了很大的关注。
整体来讲,在2011年、2012年,中概股危机的爆发是市场上一些知名卖空机构,用他们自己很独特的调查手段提出指控,引发投资者对上市公司的不信任,导致股价暴跌。
这其中会有真的造假的企业,也有被误伤的,被误伤的企业中也有应对比较得力的例子。
比如新东方,它曾经因为VIE结构,也被浑水公司卖空导致暴跌。但是新东方做得比较好的一点是,它主动向SEC进行了一些信息披露与沟通,这对提升投资者信心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此外,在股价暴跌之后,新东方的董事长、创始人跟一些机构投资者进行了沟通,机构投资者对创始人本人的认可,以及对他们公司本身的业务情况的认可,会帮助股价很快恢复起来。
2018年,学而思也曾遭遇浑水公司卖空。浑水公司有他自己的调查方式和理解业务的逻辑。它的调查手段值得佩服,但是它对于一些证据和事实的理解,对业务模式的一些假设,是有问题的。所以好未来虽然被卖空股价跌了百分之三十几,但是过了几个月股价又回去了。
总的来讲,中概股在美国上市近20年的时间里,其实这种财务造假的风波一直存在。其中2011年、2012年情况非常严重,造成了之后一年没有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相当于整个资本市场对中国企业失去了信心。
这就引发出很重要的一点:很多中国企业会上市,通过不同的方式上市,怎么让投资者信任你?当出现信任危机,新的企业再要上市,付出的代价很大。
比如唯品会,在2012年上市的时候,其实是所谓的“流血上市”。因为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它的市场估值是极低的。但是到2014年底,股价涨了超过40倍。
这个例子说明什么?在市场上,投资者对于企业的信任是很关键的。如果这种信任没有了,企业要想获得融资的话,代价会比较大。这种代价体现在,第一,发行股票时没有人要。第二,可能有人愿意要,也不会按照企业预期的价值,而可能是极大的折价方式来认购。
美国市场的作用机制和中国市场是不一样的,美国市场上有几种机制。第一种是政府的监管,比如证券监管机构——SEC调查及处罚,就像中国有中国证监会等监管机构一样。然而监管永远会面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它的监管力量、人手是不够的。因此在美国还有第二种力量,这种力量是来源于市场参与者的力量,例如一些卖空机构。通俗点讲,投资者可以利用这些机构独特的信息收集手段、独特的理解,产生对企业的判断。
这些机构采取的信息收集手段往往比较特殊,比如实地调研、跟踪等。以瑞幸为例,机构可以到门店里录像,在门店蹲点一个礼拜,看客流是多少,从而估算出门店的客流、营收、现金流的情况。通过这种抽样的办法,将数据进行扩大,来估计整体的业务体量。这类机构通过这种独特的信息收集和分析的方式,产生对企业价值的一种判断。如果有些企业本身价值低,却“吹牛”,把自己说得天花乱坠,有一些投资者相信了,股价上去了;但是如果另外一些投资者利用自己的专业判断、专有信息,判断企业的实际情况与所说不符,企业夸大了,投资者就会通过卖空的举动表达出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市场力量,就是通过投资者主动去收集信息,并从制度层面允许他们利用收集的信息在市场上进行交易。这是美国体系里面非常重要的第二种机制。
遇到机构做空,企业的应对策略
再看瑞幸此次危机,在今年1月底2月初时出现了瑞幸的做空报告,瑞幸的股价当天跌了30%多。但是后来可能投资者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看法,很多投资者不认同,股价又涨回来了,还涨得挺多的。这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当外部的投资者提出了这种指控,企业应当采取什么反应?第一种策略是置之不理,但这同时意味着,市场上的信息可能被卖空机构的信息主导。
第二种策略,就像瑞幸所做的,就是反驳。但是他的反驳在我看来其实挺苍白的,为什么?反驳要基于事实来反驳,但在瑞幸的回复里其实没有太多的细节。
前面两种策略的前提,是企业自己知道企业内部干了什么。企业的高管、创始人、董事会都知道企业的情况,在此基础上可以选择这两种策略。但是还有可能出现第三种情况:董事会不知道真实的情况,高管及创始团队向董事会隐瞒了真实情况。
第三种情况,往往会衍生出来很多后续的变化。如果董事会成员觉得情况没掌握,可能就会马上宣布找第三方机构来做独立的调查。这个调查可能会花几个月,最后结果出来,要么印证指控真实,要么是没有印证。比如之前有一个很有名的例子,东方纸业也是在美国上市的企业,2010年被卖空机构指控,然后SEC也进行了调查。后来企业自己调查得出的结果是被误伤的,也做了很多的申诉来证明清白,SEC通过调查也没有对它立案。
但是问题在于在这个过程中间,企业的损失很大。如果是我们之前说的第三种情形,在外部有人指控企业的时候,企业董事会还不知道实际情况是什么,这其实是一个很糟糕的事情,说明企业的治理结构、治理状况很差。坏消息会导致股价下跌,股价低于一定的金额,比如说低于一块钱,企业可能就退市了。退市了以后,企业想要再上市就很难。
瑞幸案中,第三道防火墙尚未起作用
美国市场上对于防止企业造假有几道“防火墙”,第一道“防火墙”是政府监管机构,第二道“防火墙”是外部投资者利用自己收集的信息进行指控,倒逼企业披露真实情况。还有第3道非常重要的“防火墙”,就是中介机构的作用,比如会计师事务所。
瑞幸请的中介机构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安永。我们可以看到,目前瑞幸2019年年报还没出,这也就意味着瑞幸2019年几个季度的营收、利润、现金流等,还没有经过审计师鉴证。通俗一点讲,就是审计师没查过账。这就表明我们所说的第三道“防火墙”现在还没到发挥作用的时候。因为正常像安永这种国际四大的会计师事务所,它如果要进行审计,是会进行现场调查的。尤其像瑞幸咖啡这种实体门店的连锁运营企业,作为审计机构,它必要的审计程序一定是会走访现场,除公司总部以外,肯定要到各个门店做调查的。如果做的比较仔细,是可以发现卖空机构所呈现的信息的。
通过审计机构给企业“挤水分”,有利于信息的真实披露。因为如果不挤出水分,那就会面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审计机构要担责任。
瑞幸最大的问题,正是会计事务所这道防火墙还没有发挥作用。瑞幸公告提到董事会由于在年度报告审计时出现的问题进行调查。这里面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在于审计机构只对年度报告签字出审计意见,但是瑞幸现在造假出现在季报上——第二、第三季度造假,如果事务所还没有开始审计工作的话,那么它本身是没有责任的。如果造假时段涉及2018年,那么安永作为审计师,肯定有责任。
两国政府监管的协同
从瑞幸事件,我们回到另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为什么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时不时就会爆出一些财务丑闻来?有一个很核心的原因,就在于在各项机制里,其中有2道机制,甚至2~3道机制都可能有问题。背后很重要的原因,在于美国跟中国之间的监管合作是有一定沟壑和问题的。
这是我和卢海教授的研究文章里一个核心的要点。根据我们的研究,2012年出现“中概股危机”以后,SEC也在考虑如何监管。它采取了一些行动,第一个就是把反向收购(又叫买壳上市)给停了。在此之前,大量的中国公司通过反向收购去上市,它把这个路给你堵了,没了。所以2012年以后,再到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就没有了反向收购的方式了,全通过IPO了。
反向收购,为什么比IPO容易出问题?第一点,因为反向收购不需要第2道甚至第3道关卡。它上市的时候,不需要投资者去询价,去做路演,没有这些程序,当然有投资者会提问题,但是这个信息披露的过程会少很多。第二点,如果企业是IPO上市,你需要披露年报信息,审计师就要在其中发挥作用,但反向收购不需要这些,相当于少了一道关卡。所以,后来也被停掉了。
回顾2011~2012年中概股海外遭遇诚信危机中的典型案例,不得不提“东南融通案”,它2007年上市,曾有“第一家在纽交所上市的国内软件企业”之誉,2011年8月31日,因涉嫌财务造假,东南融通退市宣布解散。这个案例很重要的一点,是当时的审计师是四大会计事务所审的,相当于它的年度报告会计师事务所是签了字的,但为什么还是出现了财务造假?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我刚刚提到的,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监管合作存在问题。
当时,SEC、美国的上市公司会计监察委员会(PCAOB),要对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调查,它不仅仅只是针对东南融通本身,而是要调查整体的中概股。因为这些IPO上市企业70%多接近80%,都是国际四大会计事务所审计的。美国方面担心不只是一家企业出问题,他们在乎这会不会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
但是国际四大在中国境内对这些上市公司进行审计,受中国法律、中国政府监管。美国监管机构是没有权限来核查工作底稿。这就直接造成监管机构本身的力量使不上,同时会计师事务所的这道闸门也出现问题。会计师事务所有没有仔细审核、干的活儿好不好,美国监管机构搞不清楚。
因此,2012年以后,中美双方就积极合作,努力去推进和解决这一问题。
在2012年中概股危机之后,当时是奥巴马在任的阶段,两国之间对于跨国监管进行了反反复复的讨论,主要围绕财务造假进行联合监管,协作的“口子”也是一步一步撕开的。
第1步,是中国监管机构进行检查的时候,允许美国监管机构跟着来看;第2步,美国方面要调查具体某家公司,由中方出面去调取会计事务所的底稿,给你检查;第3步,最后达成了合作协议,签署了监管的合作备忘录。
我们注意到,中概股在2012年之后,有一年的时间,都没有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原因就在于,财务造假案频发,没有了市场信任,上市也就无从谈起。直到2013年5月签署了合作备忘录后,包括京东、阿里巴巴等陆续上市,受到美国投资者的欢迎。
出现这种变化的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第1道防火墙和第3道防火墙,通过中美政府间的合作,监管机构的监管开始发挥效力,会计事务所的审查发挥作用了,也给投资者更多信心了。这也是为什么瑞幸仅仅成立18个月就能在美国顺利上市,其实是有一些历史背景的。
集体诉讼中的执行难题
第4道防火墙,即集体诉讼,很多公司由于信息披露有问题而遭遇集体诉讼,或是陈述虚假信息(false statement),或是隐瞒信息。对于投资者来说,是否购买企业的股票,他是要依据信息做决策的,这是一个基石。如果我对你企业都没有信心,拿什么做决策?其实过去的20年,很多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都遭受过这样的集体诉讼。
企业应当意识到,如果信息披露不充分引发股价暴跌的话,很可能会招来集体诉讼,最后使企业负担经济赔偿,不管是经过法庭审理,还是私下和解。当集体诉讼变成常态,企业要小心应对。作为一个上市公司,首先第一点,你的合规变得很重要。合规,不仅仅指的是你满足法律规定或者是要求就够了,更重要的是企业要符合投资者对你的预期。这种预期是什么?投资者希望你披露更多的信息时,你就应该要满足他们。这是合规更广泛的要求。
我们研究发现,一些中国企业遭受了集体诉讼,法院做了判决,你输了。但是在执行过程中却发现无法执行,美国本土企业的银行账户或者资产比较容易被银行冻结,被法院给执行。但是中国企业很多在美国没有资产,最后法院要执行的时候,说赔偿的时候,却无能为力了,美国司法中的所谓“长臂原则”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执行有难度,就意味着第4道防火墙出现了问题。如果再极端一点,从民事案件变成刑事案件,司法机构会对创始人、创始团队提起刑事诉讼,根据引渡条款,美国方面就可以在香港、澳门或其他地方,进行执行。
2013年中美签订备忘录之后,我们发现很有意思的两点变化
第一点,如果这家中国企业在北美有销售收入,集体诉讼可能性就变大了。因为美国方面比较容易冻结资产。第二个很重要的信号,就是创始人或高管,如果在北美地区有个人社会关系网络,比如拿了绿卡,或者拿过学位等,投资者集体诉讼可能性就比较大了。这是我们在研究中发现的很有意思的变化。
再回到瑞幸事件,它在之后可能会面临投资者的集体诉讼,SEC的调查,甚至不排除刑事责任。当然,监管机构下一步会不会采取行动调查,还需要再观察。从我们现有的学术研究里发现,在美国过去几十年时间,美国监管机构对于外国公司的调查力度和监管力度,其实是没有它对本土企业那么大,可能受限于人手、精力等问题。
瑞幸的事件,其实再次给中国企业上了一课。
在美国,约束上市公司的这4道防火墙或者4道监管约束机制,是在发挥作用的。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的企业要去,就要意识到有这4大机制,如果心怀鬼胎,去造假,是会受到市场的惩罚的。美国的投资者不是傻子,而且80%都是机构投资者,他们会去评估和判断的。
你只能老老实实、真实地增加信息披露,在“合规性”上做更多。我反复强调“合规”,指的是符合投资者对于企业的信息披露的要求和期望。企业不能说监管机构没要求我披露,我就不披露。你必须站在投资者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如果不在合规上下功夫,存在侥幸心理,那么到最后,“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EB5创业投资

交易信息:泛海12亿美元出售美国旧金山项目

泛海12亿美元出售美国旧金山项目
泛海12亿美元出售美国旧金山项目

原标题:泛海12亿美元出售美国旧金山项目,一年多套现近234亿元
3月30日,泛海国际披露,3月29日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Oceanwide Center LLC 和 88 First Street SF LLC与非关联第三方Hony Capital Mezzanine Fund 2019 Limited (“弘毅投资”)签署《框架协议》,拟向其出售泛海国际持有的位于美国旧金山First Street 和 Mission Street 的相关境外资产,交易总金额为12亿美元(约合85.08亿元)。
公告显示,本次拟出售的标的资产,由以下两部分组成:(1)OCEANWIDE CENTER LLC 持有的 First Street Tower Site 办公塔建设用地(40/50/62 First Street 等3个地块)和对应在建工程、Mission Street Tower Site 酒店塔建设用地(512/516/526 Mission Street 等3个地块)和对应在建工程、78 First Street 现有物业;(2)88 FIRST STREET SF LLC 持 有的 88 First Street、510 Mission/ 82-84 First Street 的2栋现有物业。
在12亿美元的交易价中,其中有7亿美元在交割时支付,剩余的5亿美元作为盈利能力款。
泛海国际表示,如果此次交易能顺利完成,公司将不再持有美国旧金山项目,有利于优化公司境外资产布局,有效减轻公司的境外经营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泛海国际曾在1月份的时候宣布和另一位买家SPF SAN FRANCISCO OWNER, LLC签署了《买卖协议》,当时泛海国际拟以10.06亿美元向交易对方转让上述资产。
泛海国际当时初步测算,若交易成功预计产生资产处置损失约为19.1亿元,公司基于谨慎性原则,考虑将于2019年度财务报告中根据买卖协议价格与账面价值的差额预估资产减值准备。通过本次交易,公司可于短期内获得约44亿元的首期交易对价。
按照当时双方的协议约定,尽职调查的截止日为3月25日23:59。但到了截止日期,泛海国际收到了交易对方发来的终止通知,因而该笔交易不再继续进行。
在仅过了4天之后,泛海国际就宣布和弘毅签署了《框架协议》,并且交易总金额相对于此前的价格提高了1.94亿美元。此次的尽调期截至2020年6月30日,但如果由于新冠病毒疫情 或其他传染病或流行病、交通系统受阻、劳动力受阻、检疫或其他任何政府机构的任何行为导致买方实质性地被阻碍进行尽职调查或实质上不可能或不便进行尽职调查,则双方应商讨相应延长尽调期。双方在尽调期结束后的15日内进行交割。

值得注意的是,在泛海控股2019年3月14日披露的一份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泛海控股的海外地产布局主要位于美国纽约、洛杉矶、旧金山、夏威夷等,其中洛杉矶项目、旧金山项目已经开工建设,其他项目均处在前期规划设计阶段。泛海控股称,考虑到国家的境外投资政策和美国房地产周期变化情况,泛海控股放缓了海外项目的资金投入和开发节奏,并且不排除出售部分项目的可能性。
泛海国际在1月23日的公告中曾称,公司持续推进由单一的房地产上市公司向金融、不动产、战略投资综合性上市公司转型的发展战略。在转型发展过程中,公司根据内外部形势变化,对公司的产业结构和资产负债结构进行了深刻调整,特别是公司于2019年初出售了北京泛海国际居住区1号地项目和上海董家渡项目,对占用较多企业资源但受政策影响去化较慢的部分房地产资产进行优化。EB5创业投资

餐饮业:美国中餐厅的危机 不只是疫情

美国中餐厅的危机 不只是疫情
美国中餐厅的危机 不只是疫情

原标题:【特写】美国中餐厅的危机,不只是疫情
自1999年开始营业的尖峰茶餐厅一直是一部分硅谷居民的深夜食堂。它是这里为数不多的、会营业到凌晨3点的地方。四处关门的夜晚,它仍然提供热气腾腾的干炒牛河。
不过,自3月16日加州开始全面严控堂食以来,原本拥有两家分店,经常爆满的尖峰茶餐厅,早在几周前便关闭了一个门店,只留一家坚持着打包与外卖业务。
虽然它从早上11点营业到凌晨2点,但微薄的收入远不不足以支付房租和人工。“我们撑不了太久的。”尖峰老板的女儿Amy Chou对界面新闻说道。
美国餐饮业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COVID-19)而遭受了从未有过的重创。眼下,美国许多州和城市已要求餐馆和酒吧停止堂食,这将影响全美1560万餐饮行业从业人员的生计。
根据美国国家餐厅协会(National Restaurant Association)的数据,行业将承受至少2250亿美元的损失,并被迫在未来三个月内减少5至700万个工作岗位
美国名厨Tom Colicchio说,“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二战’”。
但对美国的中餐厅们来说,情况比单纯的经营损失艰难的多。在美国,COVID-19病毒是在中国武汉爆发的这种意识,深深镌刻在人们脑海。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再三用“中国病毒”来描述COVID-19病毒,不少民众对华人的排外情绪也因此被点燃。
许多美国人早在1月底开始,便减少了去中餐厅用餐。
根据Yelp(类似美国的大众点评)的数据,通常,在农历新年前后,Yelp上搜索中国餐馆的次数会增加,但今年有了明显下降。在2月的前三周中,中餐厅的电话、网站点击、送货订单和评论等互动,在所有类型餐馆中所占的份额,下降了约20%。
但讽刺的是,在美国疫情全面爆发后,随着宣布禁止堂食的州、市越来越多,以及人们逐渐选择待在家里不再外出,中餐外卖的需求暴涨,而不那么适合打包的日本菜、意大利菜、传统美国菜等的需求不断下降

1960年代的移民潮也给美国带来了无数的中餐厅。“这些人来美国不是为了当厨师。他们是移民,烹饪只是他们谋生的方法。”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教授珍妮弗·李(Jennifer Lee)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
移民者们并不需要具备多么高超的厨艺,就能够满足美国人的味蕾。中餐厅的卖点是便宜与快速,餐厅老板可以根据美国顾客的喜好,推出饺子、干炒牛河和幸运饼干等等,然后把这些东西装到外卖盒子里。
这也导致了美国中餐厅的竞争异常激烈
Amy Chou一家人早期一直在旧金山生活,这座城市是早期华人移民的聚居地。至今,旧金山至少21%的人口都是华人
但尖峰茶餐厅在选址之初便去到了硅谷。那是1999年,Google还远没有成为今天的庞然大物,那里并没有太多居民,甚至称得上荒芜。而尖峰茶餐厅远走的原因很简单,只有在硅谷他们才能承受的起房租、水电、人工,以及避开旧金山已经十分拥挤的中餐厅们。
事实上,中餐厅们一直以来最大的客群仍是当地华人,售卖的菜品、餐厅的模式也大同小异。低廉的价格、相同的客群以及高昂的成本让中餐厅们只能相互躲开。在美国,除唐人街外,一个街区一般只会存在一家中餐厅。
中餐厅的老板们通常都有着一种拼劲。他们实现目标的方式简单直接,那就是比所有人都更努力。
尖峰茶餐厅每天的营业时长高达16个小时,员工们会分两班调换,Amy Chou的父母却会一直守在店里。他们今年已经接近60岁了,除非Amy硬把他们带去旅游,他们从不休息。这样的生活持续了21年。
这样的故事并非孤例。纽约中餐馆Eng’s的老板Tom Sit移民来到美国之后,也一直在厨房工作。如今他将近80岁,仍然每周工作80个小时,没有休息日。在妻子的说服之下,他才开始考虑退休。
而眼下一个的一个事实是,即使没有新冠肺炎的全球爆发,中餐厅在美国已经是一个正在走向衰退的行业。
美国中餐联盟主席黄民曾表示,近年来全美中餐厅数量呈下降趋势,由2015年的5万多家下降到2019年的3.8万家。
据Yelp的数据显示,自2019年的过去5年里,美国前20大城市的中餐馆数量一直在下降即使在华人最多的旧金山,中餐馆的比例已从10%下降到了8.8%。
尖峰茶餐厅。(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这并非美国餐饮行业没落带来的影响。事实上,过去5年内,上述报告显示这20个城市一共涌现了1.5万多家新餐馆,但中餐馆反而减少了1200家。
许多关闭的中餐厅,是因为后继无人
“事实上,我享受朝九晚五的人生。”Amy Chou说道,她并不愿意继承父亲的中餐厅。“我只想拥有一份普通的工作,到我老了的时候我可以瘫在沙发上看电视,而不是每天被电话轰炸,担心着会不会有检查员上门,或者水管爆了,或者要为他人顶班。”
在中餐厅成长的经历,最终把她打磨成一个努力而坚定的人。长大后,Amy Chou去了UCLA就读本科,后来又去了哈佛大学学习教育学。如今,她有了自己的事业,在公共教育领域待了近13年。
这是所有华人移民者后代的写照。某种程度上看,这些年轻一代正在恢复父母们作为移民者丧失的社会地位。他们就读名校,从事相对体面的工作,“他们的目标从来都不是继承父业。这一代华人移民的子女往往从事技术或咨询等行业,而不是在餐厅或美甲沙龙工作。”Jennifer Lee说。
与此同时,年轻人们也不愿意到餐厅打工。事实上,在美国餐厅打工的工资并不低,以旧金山为例,服务员们的每小时工资平均能达到13.48美元,然而即使尖峰给出的工资高于平均,也很难找到愿意应聘的人。
人们来到这里是为了上大学,为了研究,为了工作,他们不想来中餐厅干活,他们要去的是科技公司或者自己创业。”Amy Chou告诉界面新闻。
她的母亲今年58岁,几个月前店里的洗碗工突然生病请假了,但却找不到人愿意替代,于是她只能自己动手,足足在店里洗了8个小时的碗碟。

美国家庭作坊式经营的中餐厅请人难、无人接班、经营弊病等问题,让中餐业消失在美国大大小小的城市中。
如今,Amy Chou的父母仍打算继续将尖峰茶餐厅经营下去。除了还想存点养老金外,他们对这家餐厅的情感已经深入骨髓。这是他们人生的见证。
Amy Chou的父亲为尖峰茶餐厅超长的营业时间感到骄傲。他对初到美国,四处打工时,深夜无法找到食物填饱肚子的经历影响深刻。这也让他在开始经营尖峰茶餐厅的最初,就决定将它做成一个在深夜仍灯火通明的地方,熟客或过路的旅人都能在这里找到一点小小慰藉。EB5创业投资

百思买宣布因疫情关闭所有零售店 改为路边取货

百思买宣布因疫情关闭所有零售店 改为路边取货

新浪数码讯 3月23日早间消息,据外媒9to5mac报道,由于疫情的影响,美国家电零售巨头百思买宣布关闭所有门店,取而代之的是,将提供路边取货和送货服务。
百思买对疫情的反应也还算迅速。百思买本打算继续正常营业,但限制营业时间,并且一次最多只能有15位顾客。
但很快百思买就改变了决定。从3月22日星期日开始,百思买零售店也将陷入停摆状态。百思买首席执行官科里·巴里(Corie Barry)表示,现在所有店内购买都将由在线订单交付,并通过路边提货提货代替
这意味着用户可以在“百思买”网站或“百思买”应用中下订单,并在其本地商店提货。如果客户无法在线下单,则可以去门店让员工提供帮助。
百思买承认,由于疫情的原因,用户对在家办公的产品以及冷藏或冷冻食物的需求激增,”巴里补充说,这可能意味着等待交货的时间更长包括补货的时间。
改用路边交货方式意味着百思买一次只需要很少的员工来到店面,但百思买承诺支付员工两周的工资,即使他们的工作时间被削减。但百思买表示:“所有被取消工作时间的外勤员工,将按照过去10周的平均工作时间,获得两周的正常工资。
百思买是苹果产品的主要供应商,同时还在1000多个地点为iPhone和其他设备提供维修服务。百思买何时恢复正常营业还没有具体时间表。(于泽)EB5创业投资

美国货运行业变革:美CBS节目揭秘图森无人驾驶卡车

美国货运行业变革:美CBS节目揭秘图森无人驾驶卡车

稿源:新浪科技

3月21日晚间消息,近日,CBS著名栏目《60 minutes》播放了一期以“无人驾驶卡车”为主题的节目。节目中,主持人探访了图森未来公司(TuSimple)的生产基地。“它们即将成为新的公路之王。”在节目中,主持人兼记者Jon Wertheim在谈到公路运输行业的变革已经到来时,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

据图森未来首席产品官查克·普莱斯(Chuck Price)透露,公司在2021年进行首次公路无人驾驶演练。

“图森未来的无人驾驶系统不光可以让卡车在夜间行驶,在一些极端天气环境下,类似雨天也有不错的表现,” 图森未来首席产品官Chuck Price向节目组介绍到,“同时,图森未来已经在解决雪天环境了。”
“如何做到的?我听说是一些硬件的升级是吗?”显然,这个话题引起了Jon Wertheim对无人驾驶技术的兴趣。
“并不只是简单的硬件升级,图森未来拥有一套独立的无人驾驶系统,将自主研发的传感器、先进的激光雷达及毫米波雷达进行融合,这些设备与一台超级计算机相连接,由它来操控整台卡车,从而实现L4级无人驾驶功能。”

在听完首席产品官Chuck Price的介绍后,拍摄团队表示想亲自体验一下这个来自“未来的技术”。
“我感觉坐上过山车了”Jon Wertheim系好安全带之后激动地说道,为了不错过体验环节中的任何细节,摄制组在图森未来的无人驾驶卡车上安装了多台相机,用他们的话来说,“比当年NASA在阿波罗号登月时安装的还要多”。

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一声“无人驾驶模式启动”的指令响起后,Jon Wertheim的无人驾驶初体验,就此开始。

在这次体验路线的选择上,图森未来安排了位于亚利桑那州图森市的日常作业路线,全程约65英里,这也能让体验效果更为直观。但就在体验进行中的时候,图森未来的无人驾驶卡车碰到了一个小麻烦——“野蛮加塞”。
“那辆车刚刚是不是要加塞了!”Jon Wertheim指着眼前突然要变道的车说道。
“不错,我们刚刚的确被加塞了。”
“但是卡车并没有向它按喇叭,难道是脱离无人驾驶模式了?”
“没有,我们一直在无人驾驶的模式下,但是图森未来的无人驾驶系统比人还聪明,可以提前预判这样的行为,并作出迅速调整。”面对Jon Wertheim的问题,图森未来首席产品官Chuck Price解释道。

就在这次体验将近尾声的时候,节目组采访了一直坐在驾驶位置的安全员Maureen Fitzgerald。(Maureen阿姨在上期YouTube原创剧集《The Age of A.I》也有出境哦)
Maureen Fitzgerald是一位拥有超过30年驾龄的“老司机”,现在,她是图森未来的一位安全员。
“听说你把这些卡车称为你的‘孩子’?你觉得这些‘孩子’厉害吗?”Jon Wertheim向她抛出了这么一个问题,“是的,这些‘孩子’比人的大脑跟更聪明,它能处理我的大脑无法处理的事情,比我看得更远,反应速度甚至比我快15倍。”

对于Maureen Fitzgerald来说,成为图森未来的一份子是幸运的。但是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这些声音会来自于货运司机这个群体,也会来自于公众。
科技技术在带给我们更便利、高效的生活环境的同时,我们也经常听到大家对于隐私问题、取代人工等问题的讨论。图森未来认为,这些声音本身,在一定程度上,也推动着技术与商业化、技术与法律法规的结合,往更完善的方向上发展。

无人驾驶本身只是一个技术,技术影响到生产方式,生产方式进而影响到生产的组织方式。而组织方式发生改变,整个产业链就会进行重组,一个新的合作模式诞生,最终影响到产业。所以要从技术影响到产业,是一段相当长的路,并非一蹴而就的。

在节目的最后,主持人Jon Wertheim问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在聊到运输行业上的标志事件时,我们会想到内燃机代替了马车。那无人驾驶的出现,对运输行业又意味着什么?EB5创业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