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水公司(MuddyWaters Research)对瑞幸咖啡(Nasdaq:LK)出手

浑水公司(MuddyWaters Research)对瑞幸咖啡(Nasdaq:LK)出手

沽空机构浑水公司(MuddyWaters Research)对瑞幸咖啡(Nasdaq:LK)出手。1月31日,浑水公司在社交平台twitter上发布了一份89页的沽空报告,并称其来自匿名作者,报告作者有11,260小时的门店流量视频等证据为证,认为瑞幸咖啡在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每店每日的销量至少夸大了69%和88%。

浑水公司对该匿名报告的可信度表示支持,并在1月31日对外发布。当天,瑞幸咖啡股价在盘中大跌超过20%,收盘价报32.49美元/股,较上一交易日跌10.74%。
2月1日早间,瑞幸咖啡方面向澎湃记者回应,将于周一发布回应公告。
根据这份沽空报告,作者称瑞幸咖啡于2019年5月上市时,其通过打折扣和免费咖啡向中国消费者灌输咖啡文化的商业模式存在缺陷。在完成了6.45亿美元的IPO后,瑞幸咖啡就通过捏造财务数据和经营数据,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功,表现出了业绩的拐点,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股价上涨了160%多。
报告作者称,瑞幸确切地知道投资者在寻找什么,如何将自己定位成一个有精彩故事的成长型股票,以及操纵哪些关键指标来最大化投资者信心。
在对瑞幸咖啡进行调查时,该作者雇佣了92个全职和1,418个兼职调查员,获得了25,843张小票,在981天营业时间内录集了11,260多小时的门店录像,并收集大量员工内部微信聊天记录。

沽空报告作者称收集了瑞幸咖啡25,843张小票。

根据汇集的资料,作者提出了瑞幸运咖啡在五方面存在“欺诈”行为:
1,作者认为,瑞幸咖啡夸大了门店商品的销售数量,将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每店每日的商品销量至少夸大了69%和88%;
2,根据小票汇总的数据,顾客下单的商品数量出现减少,从2019年第二季度的每单1.38件商品,下降至每单1.14件;
3,瑞幸咖啡还调高了商品的售价,将每件商品的净售价至少提高了1.23元;
4,在营销费用方面,瑞幸咖啡瑞幸将2019年第三季度的广告支出夸大了150%以上;
5,根据小票汇总的数据,瑞幸咖啡从“其他产品”(瓶装饮料、坚果、餐食、马克杯等)获得的收入仅占2019年第三季度营收的6%,并非媒体报道的23%。
同时,上述报告作者还称,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存在缺陷,认为在中国咖啡市场仍然小众并仅是缓慢增长;瑞幸咖啡的客户对价格敏感度高,在降低折扣的同时,增加同店销售额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此外,作者认为,瑞幸咖啡在非咖啡产品方面缺乏核心竞争力,上市以来只推出了一代茶饮料,远落后于其他鲜茶品牌;而且,去年9月推出的小鹿茶加盟模式没有经过直营店至少一年的经营经验,存在风险。
狙击手浑水公司以做空中国公司闻名,且少有失手,比如东方纸业、绿诺科技等四家在北美上市的中国民企就因此股价大跌,被交易所停牌和摘牌。近几年,浑水公司还对辉山乳业、好未来、安踏体育等公司出手。
2017年,辉山乳业遭浑水公司狙击,股价闪崩,盘中一度暴跌90%,一小时内市值蒸发320亿港元,创当时港股史上最大跌幅。辉山乳业股价闪崩,也牵出辉山乳业集团背后的债务危机,直接引发了之后的重组和退市。
2018年,浑水公司又做空中国教育培训公司好未来(NYSE:TAL),称其财务造假,当天好未来股价下跌9.95%。
2019年,浑水公司又对中国本土运动第一品牌安踏体育(02020.HK)出手,连发三份沽空报告。回顾三次交锋,除了第一份沽空报告影响安踏体育7月8日盘间股价跌逾8%,后续两份报告影响稍弱。
这一次,浑水瞄准了中国互联网咖啡品牌瑞幸咖啡。
成立两年的瑞幸咖啡通过“疯狂”开店和用户补贴,不仅迅速在中国咖啡市场站稳脚跟,还以中概股最快IPO的速度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根据最新的2019年三季报,瑞幸咖啡在去年第三季度营收达到15.42亿元,高于市场预期;净利润亏损5.32亿元,亏损环比收窄两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